為何寫短文

實在有一段非常長的時間沒有寫短文了。對上一次,差不多是十年前,初入大學的時候。

為何又突然再寫?原因有數個。第一個亦是最先想到的原因十分簡單:我想寫。單單這一個原因已經足夠我去思索其他理由和功用,來合理化我這一非理性慾望──或應說是為我這一慾望增值。^_^

第二,讀了這麼多年心理學,近來發現原來甚少認真而誠實地去分析自己。常常處理有數以百計甚至千計個案的資料,研究當中的趨勢及規律。見了森林,卻不見樹木,不見當中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一個個豐富且複雜的生命。為對人有較全面的理解,除了從宏觀角度看人之外,實有需要多深入觀察個體本身。而既方便又不用龐大資源的途徑,當然是觀察自己。其中一個觀察自己的好方法,就是表達自己。並不是說門面話,我深信自我觀察對於研究心理學是十分重要的其中一個進路。自我表達本身,不論是言行或文章,絕對是十分寶貴的心理學資料。

第三,希望能藉著表達自己,來反思我的自我觀念,以便更合乎現實地了解自己,及令我的自我觀念能較為連貫及一致。

第四,想與可能存在的「知音」分享我的「牙痛文章」。有些人反對牙痛文章的理由是,那有人有興趣知你牙痛的感受?但我從小就發覺自己充滿好奇是那些「有興趣了解別人的牙痛經驗」的人。理所當然,我亦相信總有一小撮人如我一般好奇,對這類文章有興趣。有知音則高興,沒有亦無妨。反正又不是要賣錢,有何不何?

第五個原因則非常工具性…想多練習寫文章。初入大學時,我的寫作及溝通技巧十分差勁。雖然現在已有改善,但與那些出色的同輩和那些寫得一手好文章的前輩及老師相比,則有十分十分大的距離。希望多寫多改,能慢慢改進自己的寫作技巧,最好就能順道改善自已的表達能力。當然,這一目的在某些情況下會與第四點寫牙痛文章相衝突。但亦無妨,反正不一定要每一篇文章都能達到全部目的。

想得到的原因暫時有五個,將來想到便再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