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一叮》與《一夜成名》

近日有不少人談論《殘酷一叮》,當中不少人把它和 American Idol (《一夜成名》) 相比較。但從他們的字裡行間可以發現部份人根本沒有看過 American Idol。覺得實在要為兩套節目還一個公道。

American Idol 在香港媒體「成名」,主要原因是孔慶翔 (William Hung)。但其實他只是出現在 American Idol 正式比賽之前那個篩選階段 (之後有沒有因為他的名氣而再播他的片段則不清楚)。正式比賽是十多名入選的參加者每星期一同表演,然後每星期淘汰一位。這的而且確是一般所謂「真人騷」,評判用詞有時亦頗刻薄。但和《殘酷一叮》不同的,是他們所謂偶像除了要有觀眾緣之外,亦要有真材實料的。是否客觀一回事,評判們很大程度仍是會就著 歌唱技巧及台風等給意見。參加者亦要嘗試唱不同的歌曲,而並非只是唱最擅長的。最重要的是,雖然說是選「偶像」,入圍的絕大部份都唱得十分好,有實力。不 是跨張,入圍的參加者最差的那一位,都可能比香港不少新人或二三線的歌手唱得好。

我是否得了甚麼利益,在這裡賣廣告?當然不是。我太太便是因為喜歡聽他們唱歌,覺得他們唱得好聽,而追看 American Idol 的。

那麼是否意味我覺得《殘酷一叮》比 American Idol 差?絕對不是。只是我認為《殘酷一叮》和 American Idol 跟本是屬於兩個不同類別的節目。《殘酷一叮》某程度可視為《獎門人》的變奏,藉參加者的勇敢表現和評判的「為窒而窒」而娛樂觀眾。如果互動做得好,有火花,是可以很有娛樂性的。說到底,大部份人,或至少大部份成年人,都明白「窒」與「被窒」有時只是一場戲。再者,部份參加者的勇氣是值得欣賞的,就如「少林足球」的「槳爆」一樣。但表演的質素本身明顯不是這節目的焦點。而且把表演時間與金錢掛勾一來意識上有爭議,二來「叮」人的準則不清楚。對我來說,「早叮」或「遲叮」根本沒甚意義,最好只是象徵性地「叮」,讓我能欣賞參加者的勇氣表演。

其實我覺得與其說《殘酷一叮》參考 American Idol ,不如說是參考 30 Seconds To Fame(可到 TV Tome資料)。這節目每集會有數隊人參加表演。表演甚麼都可以,但只限30秒。現場觀眾則份演「叮人」的角色。若開始的表演不吸引,真的可以10秒之內就眾望所歸地被現場觀眾通過電子投票腰斬,即時下台。這節目每集的得獎者亦是有獎金的,不過並不與表演時間掛勾。

不過《殘酷一叮》可能真的有參考 American Idol 亦說不定。 據聞某台播配音版的 American Idol,不是全部翻譯原來的對話,而是自行「本地化」,而「本地化」了的對白就是那種「為窒而窒」。(我只是聽聞是這樣,有錯請告訴我,讓我可更正。)若不看英文版,只看本地版,可能真的會誤會《殘酷一叮》參考 American Idol。當然,亦可說成是《殘酷一叮》參考「本地版」Amerian Idol

說到底,若時間許可,我兩套都會看,各有特點。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