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救見證

這是我2001年中受浸加入教會時預備的得救見證,已貼在所屬教會的網頁。現張貼在這裡,和有興趣的人或認識我但未讀過這文章的人分享一下。

信主之前

感謝主,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放棄過我,不斷用不同的安排同經歷來感動我。令我信主。

可能因為就讀天主教小學,早在小學時代已經能接觸聖經及(廣義)基督教。那時當然不是太明白,但每天晚上都會祈禱。說出來都覺可愛,那時「天真無邪」的我每晚都會同神說希望世界和平。直到入讀大學前,我都有常常向神祈禱。雖然理性上我會向人及自己說,我不知道神是否就是聖經上所說的那位。其實心底裡,我知道就是那位。所以當時認識一些基督徙時,我都會同他們討論信仰。

但為何我以前不是基督徒?在中學畢業及大學其間,多數人都是從理性的進路去同我傳教。說實話,當時我所聽到的大都缺乏說服力,再加上有我身邊的基督徒並不符合我自己心目中基督徒的形象,令我對成為基督徒有抗拒。

還記得,當年有位基督徒同學寫過篇文章,大意是認為,傳福音其中一個有效的方法就是用自己作為一個基督徒的生命去感動人,讓人在你身上見到基督。我當時非常同意,而有趣的是,正正因為我同意,所以我更不想成為基督徒,因為當時我認為我不會做得到,我不配。而同樣有趣的是,在同一時期,我又會鼓勵身邊的朋友去信主。

那麼,為何我又會信主?祂的安排真的很奇妙。有一位同系的大學同學,在大學時不太熟,但卻因一些原故,反而在畢業之後變得熟絡起來。和其他基督徒朋友不同,她沒有用理性討論向我傳福音。她只是常常同我分享她信仰上的經歷。而我又樂於聆聽這些經歷。她並不完美,但簡單說句,我從她身上見到神的工作,見到原來基督徒並非完美無瑕的好人,但神仍是愛我們的。

原來,以前一直都誤會了。以為要自己的生命好完美才可成為基督徒,才配成為一個基督徒。我錯了。信主時,我要學習的其實是明白自己的卑微。不是靠自己去成為一個好的基督徒,而是讓神進入自己的生命,讓神帶領,讓自己作器皿。

信主之後

一直以來,很多身邊的朋友都說我是一個謙卑的人,甚至有時謙卑得接近自卑。諷刺的是,我有時會為自己的謙卑而驕傲。但感謝主,祂令我看見別人及自己都看不見的驕傲自大,祂教我放下自己,去學習真正的謙卑。

祂又教我看到自己的不足,面對自己一直不肯承認的問題。其實自己一直都是一個內向的人,很少主動向人說話。美其名慢熱,其實是因為常常聽不清楚別人的說話而不開心。神讓我看到真正的問題,真正的懼怕,也讓我看到真正的盼望。雖然現在還不算外向,但已比以前好了很多了。我多了主動向人說話,多了問路,買東西多了向店員查詢,多了在有需要時打電話給各種的電話資詢熱線。這全都因為我知道神會支持和幫助我,我不必懼怕。

信主之後並非一帆風順的。我做了六年助教,都尚算盡責,計學生的成績一定會核對多次。但兩次嚴重的計錯分數都出現在信主之後。但主的保守真的很奇妙,我兩次過失都只是憂愁了不足一天。透過禱告,心內真的出人意外的平安,然後誠實的面對及糾正錯誤。換轉是信主之前,我一定會不開心及自責至少一星期的。

神亦為我安排了一個合適我的團契。對於一個初信如我的人,每次弟兄姊妹相聚相交分享,就是他們在向我作一次又一次的見證,一次又一次的堅固我的信心。大家都有許多不完美的地方,有不少的軟弱,有信心少的時候。但正正就是這些令我看到神的工作,看到祂有形無形的愛。

其實還有很多很多經歷想分享,因為神在我身上作的工真的多到不得了。正如一位弟兄曾分享說,神的愛及能力,神在他身上作的改變,實在令他不得不屈服。在我亦一樣,祂作的工,祂的恩典,實在令我不得不以決定參加浸禮班,以委身作回應。

在決定受浸前都有不少思想攔阻,如覺得自己行為不夠好、覺得自己不配、懷疑自己會不會在信仰上有不正確的地方等等。但後來明白到,浸禮是一個宣告,是委身。若然愛主,這實在是自然不過。神亦叫我要對祂的僕人──牧者們有信心。在信仰上有不好的、有不正確的,神自會透過牧者去教導。我要決定、要參與,要放手給神去帶領和教導。

神啊,多謝你看顧孩子。

樹輝

(稿於2001年6月受浸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