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認同

說真的,以前我真的對中國沒有甚麼感情。自少在香港長大,著眼點只是香港與內地的不同,留意到的只是香港有甚麼好。回歸時我還在學,但仍對回歸充滿擔憂。以前常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推遠一點則是地球人,但卻總覺得很難說自己是中國人。

這些年來,心態上有很大轉變,對中國及中華文化的認同加深了許多。在學時甚少接觸中華文化,接觸的多是西方的哲學、科學、政治、音樂、及娛樂等。過去數年參與了一系列和華人性格有關的研究。漸漸地認識多了華人特有的文化及社會現像。亦發現原來有很多前輩在這方面下了許多的功夫。誠然,科學其中一個目的是找尋普遍現象及規律,但亦不能抹殺及否定各文化的獨特性。即使歷史上分隔了這麼多年,中港兩地深層文化上仍是連貫的。1 雖然我不同意只有華人才可研究華人2 ,但卻認為華人的角度是瞭解華人文化不可或缺的一環。或許是使命感,或許是愛國情,不論如何,真的有那顆熱心去在本行為瞭解華人文化出一分力。

寫著寫著,都在想可能有點肉麻。管它是不是肉麻,那份感情絕對是真實的。這或多或少亦與近年的國際事件有關。以前對世界大同或多或少都有點憧景。但近年的一系列事件卻令我不再這麼幼稚。在個人或工作層面尚可跨國界,但在國家領導層面,始終是國家及自家人民的利益優先,人道或其他理想有時只是第二優先或甚至是「合用便拿來,不合用便不提」。我這樣措詞好像有點偏激,但說實在,我雖然感性上不同意,但卻大致上諒解。難道要一國領袖去慷自家人民之慨來實踐自己的道德嗎?這樣想著想著,開始醒覺到「那裡是吾家」。

但我主觀上那種所謂「民族認同」,卻絕不是近年社會上引起許多討論的那種帶局限性的「愛國」,而是對那片黃土地上的社會、文化、及人民的認同。那種認同不是對一切全盤同意及接受,正如我愛我的父母子女不等於要認為他們永遠是對的。那種認同是「同是一家人」的感情,就如子女如何錯,父母如何不好,他們和我始終血脈相連。

說真的,這題目真的不好寫,我亦在不斷反思及修改當中。不論如何,都想在這裡留個記錄。

附注

1:這亦和戰後的難民潮有關。現在上年紀的一輩,有不少人的童年都是在內地渡過的。他們亦有不少仍常與內地的親人保持聯絡。

2:我工作的地方便有一位前輩(或稱「名宿」更貼切),雖然不是華人,但卻對研究中國文化及心理現象有很大貢獻。我從他的課堂及文章亦獲益不少。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