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層面的樂觀

我想大部份人都會同意樂觀是好的。坊間亦不少書藉是教人如何樂觀的(如《真實的快樂》,《學習樂觀,樂觀學習》,Being Happy 等)。但有趣的是,許多時我們著眼的是個人生命上面的樂觀,包括如何詮釋自己的際遇,如何面對困境,如何和身邊人相處等。若看一看近年的報紙或其他媒體上有關時事政經的新聞、論壇文章、專題等,實在很難感受到樂觀積極氣氛(「打官腔」的不計)。當然這不是一面倒的,某些媒體不時都會有一些激勵人生的感人故事或個案,但始終不是主打,亦鮮有見於頭條。

當然,若社會有不公義,是不能視而不見的。而且形式化及表面化的和諧所帶來的指令式樂觀只是把社會矛盾隱藏起來,亦並不能達至以和諧化解矛盾的原意。但即使在個人層面,樂觀亦不等於過度的自我欺騙,不等於無視負面的情緒,亦不等於是非黑白不分。按部份論者分析,在歸因及判斷已發生的事的層面,樂觀不必是把個人的錯誤說成對。錯仍可視為錯。樂觀是從錯誤中看到學習的契機,及不把錯誤過度歸因於自身,或甚至看到錯誤帶來的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在面對將來,樂觀是對將來有好事情發生的盼望,及這盼望對當下生活帶來的動力。

若在個人生命上,樂觀是值得追求的,那麼個人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作為詮釋及參與社會事件上,是否亦可抱著樂觀的態度呢?說真的,我不確實知道。但我刻下卻相信是可以及可能的。有時候我們的確會對社會上許多的事情感到有心無力,從而衍生出怨氣或放棄。對不公義的事情當然難以抱樂觀的心情,但至少認知上可嘗試抱樂觀的心態。再者,至少在香港,市民仍是有不少影響力的。亦不要忘記,雖然社會不等於市民的總和,但社會卻是由市民衍生出來的。

可能我真的是偏向理想化。有感在近年正面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開始普及,但在樂觀這價值在個人及社會層面似乎有點割裂。正在努力學習在是非對錯仍要分明的底線下,在個人及社會層面皆嘗試保持現實及合宜的樂觀。以實踐來驗證。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