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改變與信仰

在二月廿三日的基督徒心理學者聚會,我選了「性格改變與基督信仰」這題目來討論。為何會探討兩者關係?相信不少信徒都相信,一個人重新得救後,因著神的工作,性格會有所改變。「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我們在教會接觸到的見證,講者亦常會提及有關性格的改變。「我以前完全不會..現在居然可以..」「我以前常常..現在不會再..」「我以前不敢..現在可以放膽..」當然,見證裡分享的改變大都是由壞變好的,如悲觀變為樂觀、內向害羞變為不害怕與人接觸等等。在探討性格改變和基督教及其他宗教的關係時,Paloutzian[PDF], Richardson, 及 Rambo 三位學者亦指出:"the popular stereotype of conversion, testimonials of converts, charges of anticultists, and some statements in religious scriptures, all point to one unavoidable claim: Religious conversion is a discontinuous transformational experience that profoundly changes one's life." (1999, p.1049). 但有多少經驗證據支持由不信到信是與性格改變相關的呢?

MillerC'de Baca 兩位學者在 90 年代初進行了一個有關「性格大變」(他們稱之為 Quantum Change)的一個有趣研究。他們透過報章廣告找了約五十位自稱「性格大變」的人,邀請他們參與一些調查及訪問。憑參加者的回憶,研究員探討了轉變的過程及轉變前後的一些性格改變。參加者在那一次轉變後大都變得更開心、更幽默、覺得人生有意義等。他們亦大多由重視金錢、事業、成就等變為重視精神或靈性生活(Spirituality)、家庭、快樂、內心平安等。研究員認為,這些個案和一般所見的那些循序漸進的性格轉變在性質上有很大不同,所以嘗試提出一些可能的假設去解釋這些突變。其中一個他們提出的原因,是把性格特變和感知轉移(Perceptual Shift)相類比。就如一些感知心理學常用的視覺實驗,如「女士與老嫗」或在圖案中隱藏的字母和數字,我們會由看不到它們轉變為「突然」看到,而有時候甚至不能回到看不到的狀態(例如那些隱藏的字母和數字)。他們提出,可能人格結構中亦會有一相類的現象,即中文所謂的「恍然大悟」。除此一解釋外,他們亦提出了其他可能的解釋,有關兩位研究員這方面的研究可參考他們在 2001 年出版的著作 Quantum Change: When sudden insights and epiphanies transform ordinary lives

然而,這些突變都只能算是例外情況。有部份學者認為,性格很早便已成形。即使有所改變,例如隨著年紀漸長而發生的改變,都只會是少量的改變。而事實上亦有不少縱向研究(Longitudinal Studies)發現不同時間之間的性格量表分數相關系數通常頗高(Caspi & Roberts, 1999)。對約 150 個縱向研究作的定量回顧(Quantitative Review)更發現性格似乎是年紀愈大愈趨穩定(Roberts & DelVecchio, 2000)。一些學者亦認為,部份性格特徵是有遺傳及生理基礎,因而難以改變。我記憶中亦曾讀過一篇縱向研究論文,研究員發現一個樣本中的基督教徒在信主前和信主後的部份性格特徵,若從相關系數來評定則大致上沒有甚麼改變。(可惜我暫時找不回那個研究的出處等資料,不能確認。)席間亦有弟兄姊妹提出,我們亦可說聖經新約的保羅跟從耶穌後其實性格沒有大改變,前後皆做事熱心,只是把他的熱心轉變到事奉主。

那麼,那些有關性格大改變的見證,會否有不少只是感知上的偏差(Perceptual Distortion)?到底大改變是否只是少數的例外情況?若然有不少研究結果及理論皆指向性格傾向穩定,則信仰對性格的影響會否沒有一般人所想那麼大?

討論後我們發現,我們必然地要較仔細地釐清「性格」或「人格」(Personality)這概念。McAdams (1994) 及其他學者提出,粗略而言,性格可分為核心特質(Core Traits)、人格運作(Personal Functioning)、和第三方面的自我觀念、生命意義、及世界觀等(參 Emmons[PDF], 1995)。Paloutzian[PDF] 等學者(1999)認為,在核心特質的層面,宗教並不會有甚麼影響。保羅的熱心便是一例。雖然核心特質大致穩定,但表達方式或對像卻可會改變,即人格運作層面的改變。例如一位外向的人信主後,把外向的特質發揮或表現在傳福音上。而宗教對第三方面的影響則特別明顯。以一個人由無神論者轉變為基督徒為例,對自我的身分(如「我是誰」)、生命的意義(如「生存為甚麼?工作為何?」)、以致世界觀(如「這世界從何而來?何為對錯?」)等皆會有一定程度的改變。當然,上述的三分法不是唯一的架構,但卻帶出了「人格」或「性格」這概念的寬度及複雜性。適度的釐清有助我們理解及討論宗教與人格改變的關係。

席間大家亦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意見。例如 Grace 提出,性格是否一定要改變?若是內向的,可否接納自己的內向,為何信主後一定要改?這令我想到,嘗試改變自己或別人時,會否意味著我們假設基督徒有一個性格模式是大家要依從的呢?有時我們或其他弟兄姊妹會否不自覺地對基督徒有一定型(Stereotype)?換個角度看,神會否為我們安排了多樣性(Diversity),以便互相配搭?除非是大是大非,如過份悲觀或有社交焦慮,否則,會否應適度地接納弟兄姊妹間性格的不同,而視之為神給我們每一個人的獨特人格去欣賞?

說到定型一問題,Harry 亦提出一個有趣觀點。若分析聖經的教導配以五因素性格模型(Five Factor Model),則似乎亦真的有一理想性格組合:情緒穩定(Low Neuroticism),外向(High Extraversion),有責任感、小心、及有原則(High Conscientiousness),容易與人相處(High Agreeableness)。(第五個因素開放性 Openness 是如何我不大記得。)當然,不經反思下對基督徒定型似乎會有問題。但若從聖經出發,探討在不同的當代性格模型下,如上述的五因素模型或 Raymond B. Cattell16PF 模型,神會希望我們的性格朝那些方向發展,則似乎亦是一可的進路。雖然我們見主面前皆不可能成為完美的人,但至少可視為一理論架構來幫助我們去評估、理解、或甚至「計劃」我們性格上的發展。

Alvin 亦提出,基督教強調認罪悔改,決志本身就已包含了承認自己需要改變。因此若性格真的是如斯穩定,的確值得反思,人性中有何種機制保持性格的穩定,或阻礙改變的發生。就這一點,雖然當晚未能詳述,但可參考 CaspiRoberts(1999)有關性格的穩定與改變的一篇文章。他們提出了一些可能的穩定機制,例如環境、資訊攝取上的印證偏差(Confirmation Bias)、及交友和擇偶過程等,以及一些可能的改變機制,例如對環境的回應、及對自身及其他人的自發性觀察及反思等。他們認為,性格並非穩定或不變這麼簡單,而是兩組機制間互相作用的後果。

有關性格改變和信仰還有很多可以討論及反思的地方。若有興趣,可參考上文提的文獻,或 Caspi, Roberts, 及 Shiner 剛在 2005年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發表的一篇有關性格發展或改變的回顧文章。

稿於 2005-03-17

本文亦同時發表於信仰與心理學(www.psy-religion.com網站。

本文所引述的出席者意見乃根據作者對當晚討論的記憶。若引述錯誤,責任由作者承擔,亦請通知作者更正。

上述學者的名稱可連結至學者個人網頁或簡介(本文作者找不到的除外)。若註明  [PDF] 的,則是的 PDF 檔,需要 Adobe® Reader® 開啟。

參考文獻

Caspi, A., & Roberts, B. W. (1999). Personality continuity and change across the life course. In O. P. John & L. A. Pervin (Eds.), Handbook of personality: Theory and research (2nd ed.) (pp.300-326).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Caspi, A., Roberts, B. W., & Shiner, R. L. (2005).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Stability and change.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6, 453-484.

Emmons, R. A. (1995). Levels and domains in personality: An introdu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3, 341-364.

Heatherton, T. F., & Weinberger, J. L. (1994). Can personality change? (Ed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McAdams, D. P. (1994). Can personality change? Levels of stability and growth in personality across the lifespan. In T. F. Heatherton & J. L. Weinberger (Eds.). Can personality change? (pp. 299-313).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Miller, W. R., & C'de Baca, J. (1997). Quantum change: Toward a psychology of transformation. In T. F. Heatherton & J. L. Weinberger (Eds.). Can personality change? (pp. 253-280).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Miller, W. R., & C'de Baca, J. (2001). Quantum change: When sudden insights and epiphanies transform ordinary lives.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Paloutzian, R. F., Richardson, J. T., & Rambo, L. R. (1999). Religious conversion and personality chang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7, 1047-1079.

Roberts, B. W., & DelVecchio, W. F. (2000). The rank-order consistency of personality traits from childhood to old age: A quantitative review of longitudinal studie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6, 3-25.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