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筆記: 教會生活

近來沒有寫靈修筆記,並不是靈命低落,而是讀到Purpose Driven Life《標杆人生》第十五至第十八章,引發了我有許多思想,需要一些時間整理。這四章以及往後的三章都是討論基督徒的教會及團契生活。作者引了許多的經文,說明了信徒成為地上教會的成員,與弟兄姊妹在團契相交,是神的願望及命令。因著教會的形式、宗派、地點及其它各樣因素,我們當然可以選擇教會,因為地上各教會廣義來說都是屬於一個無形的天上教會的。但作者認為一個人不論各方面做得如何好,若不願委身於一間教會,一個團契,則仍是不好。不單是缺乏了教會的各樣好處,更是沒有遵行神的說話。可能有信徒會不同意作者的看法,但至少在個人來說,我是同意的。亦因為同意,所以當回想自己近來的生命時,實在有點慚愧。

因著各樣的原因,近來實在沒有甚麼教會和團契生活。定期的事奉我仍然有參與,因為是我對神對人承諾了的責任。但事奉以外,與教會及團契實在有點疏離。並不是教會或團契有甚麼不好,正好相反,我為著教會和團契近來的復興而大大感恩。亦不是自己不願投入,因為自己近年常常在禱告中問神我可委身的方向。亦不是不同意教會的方向或「神學觀」。我常認為,人的智慧十分有限,對神的瞭解就如瞎子摸象,各有點對,各有點錯。除非是大是大非的原則,否則我一般都盡量以謙卑包容的心對待不同看法。但我自己對事奉方向的領受,和教會及團契的現行方向,總有點格格不入。

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約翰甘迺迪在1961年的就職演講對美國人說:「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甚麼,問自己能為國家做甚麼。」引用在教會,則是「不要問教會能為你做甚麼,問自己能為教會做甚麼。」基督新教的其中一位先行者馬丁路德亦認為:「信徒皆祭司。」葉松茂博士亦在《101間教會經驗分析》一書中說,教會就像是一支球隊,不過沒有觀眾,只有球員。這些我全都同意。我面對的問題則是,神想我在那個球會「落班」?想我踢那一個位置?可能是現在這球會,亦可能不是。

暫時仍未能理出個所以然。短期內將繼續邊幹實事,邊禱告,求神帶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