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筆記: 感謝主

今天靈修讀到七月廿八日的靈命日糧文章《太陽沒有升起》。大意是我們常在恩典之中,卻反而不懂感恩及珍惜。要到失而復得,才懂感謝神。

早前在電視碰巧看到重播爾冬陞的《新不了情》。戲中女角患了絕症,病情有起有落,最後終要在年青時離世。她本來就被視為生存機會不高的,愈年長,每一天愈寶貴。故事罷了?只要曾經到醫院探訪一下,便會發現有不少情況相似的病人。

與我們可干?若身在其中,問為何是自己,為何要受這些苦,是人之常情,局外人必須接受和諒解。若大體上健健康康,又有沒有問過,為何健康的是自己?為何在病榻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

可能有人會歸因於個人生活習慣、飲食等等的個人因素。當然,除了一出身便受的苦,個人對自身的境況有一定影響,這是無可爭議的。但有沒有想過,為何我生在和平世代,而不是一次或二次大戰的時候?為何我生在香港,而不是生戰火不停的地方?

我自問不懂回答這些問題,亦不懂回答便人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已經十分不喜歡透過與人比較來令自己覺得幸福,常覺得每人對境況的感受皆是十分私人而又十分真實,不容透過比較來加以否定的。但想深一層,許多事情都不是必然發生的,許多福氣都不是必然擁有的。

舉我自己為例,我今天在這裡是必然的麼?是我應得的麼?我曾有兩次在車禍邊沿。中學時,有一次過一條幾乎每天都會經過的單程馬路,我如常的留意著路面才橫過,突然有車在響號,我一時不懂反應。定神一看,一輛貨車為免撞倒我,一邊響號,一邊急停,幸好最後能在我一米煞停。為何會這樣?因為我不知為何,望了相反方向!那是一輛「密斗貨車」,那裡又不太多人,車速通常較高,若撞著了我會如何?

另一次,應該仍是中學時期,橫過一條單程路,一如往常,看清路面,安全才橫過,突然被車撞倒,向前飛出了兩至三米。但被撞後我卻只是身體打斜單手支撐的「倒」在地上,就如足球員側身攔截(「剷波」)一般。回頭看,原來是一輛計程車,撞著我的是「泵把」。說實在,我並沒有滾在地,「泵把」亦只是撞著我的小腿,當時真的不覺有何損傷。為何會被撞?又是望了相反方向,但那次好像是有其它車以相反方向停泊,我又不熟那地區,才會望了錯的方向。

當然,這兩件並不是甚麼稀奇古怪的事,亦全可用常理解釋。但現在回想,亦令我想到,我今天仍在這裡,真的不是必然的。「幸福不是必然的」不單單是口號,更可引申至體會到神每天的保守和供應。苦難?絕對是存在的,而且有些人真的比別人多,不容我們冷血地說風涼話。但恩典呢?每天我們又有沒有數算過?謝飯時,有沒有真的為著有飯可吃而感恩?當然,「身在福中不知福」是普遍現狀,但普遍不等如是對的。

願我真的能如詩篇103篇一般,常存感恩的心去過每一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