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

還有數天,我便會放一星期假,心情有點緊張。

一方面是為和太太去旅行開心,說來難以置信,蜜月後便沒有和太太兩口子去旅行了。常覺得有點虧欠了她,所以今次下定決心要和她去旅行。

另一方面是我本身不太習慣放長假。過去數年,我大多數長假都是因為要“清假”而放,但多是“虛”假。名義上放假,但仍記掛工作。雖然今年在學校工作,暑假應較為空閒。但事實上,有不少文章及研究報告想寫,而暑假正是幹研究的黃金時間。是“想寫”,不是“要寫”。套用心理學術語,“內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是主因。友好大可放心,我不至於「病態性工作上癮」。我日常的生活都頗平衡。工作天努力,週日則是家庭日。

但放接近一星期的“實”假則真的很久沒有試過,對上一次是和家人到台灣,但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今次的挑戰是學習暫時放下工作,專心享受和太太去旅行。說到底,我的角色不只是僱員,亦是丈夫。角色不只是責任,更是我的自我觀念的構成原素、我的使命、選擇、及快樂的來源。讀了一些探討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的研究,是時候實踐了。

這次旅行的另一大挑戰是不能上網...!!!都是一件好事,連電郵都不能收,便不能不放下工作。

所以,七月初再見!^_^

「水母萬花筒」

闊別十年,早陣子終於再遊海洋公園。我自己不大喜歡機動遊戲,較喜歡那些海洋生物。第一站是《水母萬花筒》,是今年新設的。萬二分推薦:

因為只有一部舊式數碼機,影片質素一般,請見諒。

電腦繪圖 - 「心理仁2」

早陣子製作了「心理仁」後,總覺得它怪怪的,不夠可愛。所以作了第二版。主要是把身體調得更粗,令高度不變下整體變得較為矮小,以及加大雙眼。雖然沒有第一版那麼像ψ(Psi),但卻較為可愛。右圖把兩個版本放在一起,方便比較。

將來要想一想如何讓它作出不同表情。這兩個版本皆沒有口,要加表情對我這初學者來說頗有難度。希望能想到如何解決吧。

Blender link

靈修筆記: 與人和好

羅馬書12:14 - 逼迫你們的、要給他們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詛。
羅馬書12:18 - 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羅馬書12:19 -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或作讓人發怒〕因為經上
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昨天《靈命日糧》的作者寫得好。若只著眼於「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會有失望的時候。「吵架需要兩個人,和好也是如此。」即使我們承認錯誤,踏出了友誼腳步,別人亦可因各樣的原因而不和好的。保羅提供了一條件:「若是能行」。我相信他的原意不是為我們預備「下台階」或借口。相反,是希望我們放開懷抱,做好我們能做的,不計較誰先讓步。

別人不願和好,是否我們就可說:「不是我的錯」,而收回踏出了的友誼腳步?「反要以善勝惡」(羅馬書12:21下)。我想保羅的意思是,心情上我們明白「和好需要兩個人」,不強求,但亦不放棄。「只要祝福、不可咒詛。」(羅馬書12:14下)

我相信,保羅用「逼迫你們的」、「不可被惡所勝」等字句時,不等於說「你沒有錯,錯的是他們,他們是惡的」。我自己會把這段經文和「為甚麼看得見你弟兄眼中的木屑,卻想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呢?」(路加福音6:41)一同理解。正是大家都有不足,願意「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路加福音6:42下),才能真誠的與人和好。若不承認自己的惡,又怎能真誠地而非形式地伸出友誼之手呢?

說來容易,行起來則是另一回事。即使此時這刻,我亦有未能和好的關係。真的要多禱告,靠聖經的話語及主的愛而行。

互勉之。

剪髮

認識我的朋友,都會知道我極少剪髮。但我相信甚少人知道真正原因。可能有些朋友會認為我不修編幅。又可能有人會以為我自以為「有型」、有性格。就算我自己,可能有時都會這樣想。近年開始認真認識自己,較明白及願意承認為何甚少剪髮。

以前我都是回家麻煩母親替我剪髮的。後來不想再麻煩母親,決定在髮型屋剪髮,但每次的感覺都不好。以前用掛耳助聽器,若是剪髮,必定要除下它。再加上以前戴有框眼鏡,除了之後,聽又聽不清,看又看不清,非常沒有安全感。若跟髮型師說明,又怕不被禮待。別人知你聽不清,不安好心的可能會加以利用。加上一些髮型師十分喜歡和顧客說話,令我常聽不清但又要支吾以對。即使我近年轉用了耳內式,但髮型屋通常至少要「洗剪」,仍然要除下助聽器。結果就是非長到十分過份都不願剪髮。

結婚後因為習慣了戴穩形眼鏡,情況稍為好轉。沒有「看不清」的問題。即使不戴助聽器,只要得看得清,讀唇加上察眉辯色,都尚能溝通。剪髮的阻力稍為減低。說真的,同一場境的對話其實甚少變化,加上我每次的要求都只是「剪短些,斯斯文文便可」,對話時即使聽不清,亦可猜到大意,就如填充題一般。

但近年搬到澳門,沒有相熟的髮型屋,要重新適應。因此過去九個月,只剪了約四次髮。實在不大健康。

近來光顧了同一髮型屋兩次,都頗滿意。其實我都沒有甚麼要求,最好是多做事,少說話,不要和我談這談那。這間髮型屋的師傅較合我意,不健談,但對我來說正是優點。希望未來的日子能增加剪髮次數吧。

火警鐘

早陣子發生了一件有趣事。有一晚我和太太在家,突然我發覺地面好像在震動,好像有人在鑽牆。但當時已經九時許,好像不大可能會有人裝修,而且那感覺和一般鑽牆不大一樣。我告訴太太,她說好像響警鐘...

響警鐘?!

開門一看(聽),真的是火警鐘。回屋內戴回助聽器,便在屋內也聽到了。

這真是第一次不載助聽器的情況下響火警鐘。幸好不是真的火警,但卻提醒了我要想一想要如何避免再有這樣的情況時聽不到火警鐘。

其實我是知道會有這風險。以前住宿舍,如果情況許何,例如只有我一人在房,有時睡覺我是不會鎖門的。當然,我不會讓宿友知道我沒有鎖門吧,免得引人犯罪。用意是假若有火警,即使我聽不到警鐘,宿友叩門時亦可能會推門一看,便會發現我沒有起床。理論上,他們應該會嘗試喚醒我的。

但現在租房子住,總不成不鎖門。真的要想一想如何解決火警鐘這問題...警鐘感知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