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

認識我的朋友,都會知道我極少剪髮。但我相信甚少人知道真正原因。可能有些朋友會認為我不修編幅。又可能有人會以為我自以為「有型」、有性格。就算我自己,可能有時都會這樣想。近年開始認真認識自己,較明白及願意承認為何甚少剪髮。

以前我都是回家麻煩母親替我剪髮的。後來不想再麻煩母親,決定在髮型屋剪髮,但每次的感覺都不好。以前用掛耳助聽器,若是剪髮,必定要除下它。再加上以前戴有框眼鏡,除了之後,聽又聽不清,看又看不清,非常沒有安全感。若跟髮型師說明,又怕不被禮待。別人知你聽不清,不安好心的可能會加以利用。加上一些髮型師十分喜歡和顧客說話,令我常聽不清但又要支吾以對。即使我近年轉用了耳內式,但髮型屋通常至少要「洗剪」,仍然要除下助聽器。結果就是非長到十分過份都不願剪髮。

結婚後因為習慣了戴穩形眼鏡,情況稍為好轉。沒有「看不清」的問題。即使不戴助聽器,只要得看得清,讀唇加上察眉辯色,都尚能溝通。剪髮的阻力稍為減低。說真的,同一場境的對話其實甚少變化,加上我每次的要求都只是「剪短些,斯斯文文便可」,對話時即使聽不清,亦可猜到大意,就如填充題一般。

但近年搬到澳門,沒有相熟的髮型屋,要重新適應。因此過去九個月,只剪了約四次髮。實在不大健康。

近來光顧了同一髮型屋兩次,都頗滿意。其實我都沒有甚麼要求,最好是多做事,少說話,不要和我談這談那。這間髮型屋的師傅較合我意,不健談,但對我來說正是優點。希望未來的日子能增加剪髮次數吧。

1 則留言:

  1. 我想請問一下,你在澳門那一家店剪頭髮呢?我剛來到澳門不久,對澳門不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