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杜琪峰 導演] (= Exiled = [Johnny To])

電影資料:五兄弟:一個有妻有兒被追殺,兩個奉命追殺,兩個決意阻止。前段:為情義,大家決定幫被追殺者先了心事。中段:原來一場空,逃難,意外得寶。後段:救阿嫂...我沒有「穿橋」,這些情節皆已載於官方網頁

看戲之前杜琪峰99年的《鎗火》及2003年的《PTU》我都喜歡。心想,《放‧逐》應是同一類戲,自然會看。

看戲之後:不知從何說起。

一如以往的杜琪峰電影,本片劇本組織十分嚴謹,結構工整。大部份情節都在為故事的推進服務。全片的主要場景不多,阿和家、謝夫的酒店、飯店、黑市醫生家、及觀音山(我不確定這是否真實地名,地圖上找不到,但若真的是澳門,應是路環一帶)。本片並沒有緊張刺激的鎗戰場面,反而有不少黑色幽默。與其說是黑幫片,不如說是謿諷黑幫的電影。一如《黑社會》及《黑社會之以和為貴》,故事裡並無英雄,反而有混飯吃的、自以為聰明卻原來不斷被擺佈的、欺善怕惡的等等。本片最後得利的,幾乎全是穿插故事中的小人物。

有時覺得,杜琪峰其實和王家衛有一共通點,就是兩人都能把演員的潛質發揮來。杜琪峰的群戲電影,如《鎗火》、《PTU》及《黑社會》等,焦點都是在故事而不是在個別角色。但另一方面,這些角色卻大多很有特色,令人印象深刻。同是任達華、吳鎮宇及黃秋生,在上述電影及本片的角色皆大有不同。這對我尤其重要,因為我較喜歡看故事。如果看戲時,我覺得是看一個演員(吳鎮宇)而不是看角色(阿泰),則會大大打擾我看戲的興致。

故事好,場面及畫面設計好,為何我會說不知從何說起?

實在難以言諭。感覺上,和以前的作品的差異不夠。是好看,但不是更好看,又不是另一種故事。不是不知如何寫,但寫著寫著,發覺心中所想的,套在這片或其它如《鎗火》或《PTU》等,亦相去不遠。

持平一點說,可能是我不夠細心,不夠經驗。若有機會,或者應再看多一遍。

總的來說:好看,但卻不是更好看;特別,但卻不是更特別...但都不悔一看,值得一看,尤其是喜歡《鎗火》和《PTU》的人。

愛國

上星期天的《明報》,訪問了陳婉嫻。我不大留意政治,對她不太熟悉,但讀完該篇訪問,對我有一點啟發。

她說,愛國主義,其實可以很簡單的───「為人民服務」。

一語中的。

是的,政治活動,不論執政的、在野的、為己的、為理想的,在在牽涉群眾運動,牽涉口號,連商業機構也用「為人民服務」作宣傳語句。

口號絕對有正面作用,但口號是開始,不是終結。

就如Democracy一書提到,當代對民主的追求和討論,對一般市民來說,並不是民主本身有甚麼內在價值,有甚麼神秘的重要性,而是因為市民相信民主能「為人民服務」───即為他們為你為我服務。

小弟政治知識不足,沒能力高談闊論。但作為一個小市民,如何愛國?為人民服務。

在自己的工作岡位,努力工作。不敢說亦絕未做得很好,但求每一天每一次都更好。

當然,愛國並不「只是」為人民服務。但我相信,「為人民服務」,是每一位小市民都有能力做的,亦是最基本的。理論上,所有政治人物,特首官員議員,本就是「為人民服務」。

此所以我堅持不出國───不是自誇,我絕對相信我有能力出國。但我卻想為中國服務。若有幸能有小成,我都希望所屬單位(Affiliation)一欄填的是中國機構(澳門當然是中國的一部份罷)。

本來一向都不想公開分享這方面的想法,因為較容易引起爭議。但實在不得不說───請不要胡亂猜測任何背後思想或動機。本文重點只有一個:「為人民服務」。不是抽象之談,不是口號。做一位好教師,好管家,好社工,能生產顧客滿意的電器,能盡責幹好保安的工作,能保持負責的大廈的清潔...這全都是「為人民服務」。

尚有遙遠的路,小弟仍需繼續努力。

靈修筆記: 祈禱時刻

今天《靈命日糧》的題目是祈禱。說來慚愧,我近來的祈禱生活實在不太健康。小禱不缺,但大禱欠奉。回想初信時的首一至兩年,禱告從不是蜻蜓點水。現在則較多念頭式禱告。一念之間,禱完‧‧‧即「心照」。

這樣的生活實在太不像樣。

不求大躍進。希望今個星期可以每天有最少10分鐘專心禱告的時間。一星期後再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