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高琳琳

再談高琳琳

上星期讀到友好 Loric 有關《14歲的母親》的一篇文章。雖然我沒有看過那套電視劇,但亦令我再進一步思考高琳琳這件事。

先交代一下,我兩口子亦打算生小孩子。因為我太太曾在特殊教育學校任教,是負責嚴重個案的,所以我們亦曾討論,假若小孩子有問題,我們如何辦。特別是假如在產前已知一定有問題,或很大機會有問題,我們如何決定。

在這一刻,我不知道。

但因為正計劃生小孩子,所以我亦幻想過,假若我們是高琳琳的父母,我們會怎麼辦。

我不知道。

即使不是基督徒,墮胎與否亦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不知道,不是因為猶疑,是因為愛。

若不愛,打掉便是,不用猶疑。

有愛,可能會不想讓小孩受苦,決定墮胎。

同樣是有愛,可能會希望給小孩一個機會,不墮胎,生下來,給小孩愛,伴小孩走過這條難行的路。

有人生下來有這樣那樣的苦難,活得不快樂,寧願沒有來到這世界上。

亦有人生下來有這樣那樣的苦難,活得很快樂,慶幸能來到這世界上。

亦可能會如高琳琳一樣,只能來世一段很短的時間。可能沒有痛苦,可能有。

這麼多的可能。

即使確知有無數的苦難,但我怎知我們的孩子,將來是那一種人?是快樂?是不快樂?

太多可能,我仍只能說,若發生在我們身上,這一刻,我不知道我們會怎麼辦。

但我深信,主與我們同行。

生下來,就是主交託我們的生命。愛這生命,照顧這生命,就是我們當做的。

或長,或短,或容易,或艱難,但這就是生命,不常藍但滿有恩典的生命。

就如《14歲的母親》中的未希,她的母親的愛,給她希望,是那種父母愛子女的希望。

就如 Loric 所提及的友人,不忍,要生下來,因為「深信在這世上能活得幸福。」

基督徒亦有苦難,並不免疫。不同的是,有主同行。

這麼多的「不知道」,但有一樣我是知道的,就是琳琳的父母愛她,天父亦愛他們一家。這才是最重要的。

注:近日發現多了很多人看《高琳琳日記》,得知原來有至少兩份香港報紙有報道。剛好都不是我每日看的那兩份,所以我之前不知道為何多了這麼多人談論。希望人們不只看日記,更會出席《家庭樂拼圖》及其它聯合佈道會罷。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