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量臨界點

今天上課談及工作量,令我想起我近來的狀況。

近來發覺,每天回家都十分疲累。為了以身作則,我盡量減少回家工作,只會在午夜後再工作個多兩個小時左右。但回家後的休息,真的只是休息。沒有玩電腦遊戲,連書都很少看。電視?都算有看,但是完全被動、亳不集中地看───說成「讓電視的畫面投射到視網膜上」可能更準確。

我想,我的工作量及付出的心力已經接近臨界點:

我一向都盡量不說自己忙,因為和前輩們相比,我的工作量微不足道,還有很多要學習改進的地方,實在擔當不起這個「忙」字。但每人能付出的心力都不同。而我,當連玩電腦遊戲的心力都沒有,意味著剩餘心力很少。若再「向右走」,增加工作而令撥給工作的心力增加,除非我「變出」更多的心力,否則工作效果無可避免地會減低。事實上,我察覺近來的集中力及思考能力都有一點下降。

正如在開學之初所言(見《不平衡生活》),今年希望放更多時間於工作,稍稍地令自己「生活不平衡」。現在似乎已經反映在工作量上。但除了做得多,還要做得好。我還有可用的時間,仍可增加工作。但若沒有更多心力,結果可能只會令各方面的效果下降。

是時候停一停,想一想‧‧‧

繼續「向右走」,挑戰極限,令自己除了工作,別無其它?

還是稍為「向左走」,令自己多一點剩餘心力給其它事情?

不平衡生活

一直希望以身作則。堂上教平衡的生活,堂下活出平衡的生活。

但今年決定做一年鬥牛,衝一年,過一年不平衡的生活。

當然,安息日仍會安息,晚上仍會稍作休息,家庭仍要兼顧,餘暇不會消失,圖仍會畫,書仍會看,遊戲仍會玩。但生活的支點卻會更靠近工作。

回顧過去兩年,備課佔了很多時間。三課加三課,有點吃力。自問在時間上,教與研都絕沒有閒懶。但有很多研究的工作,很想去完成,去開展,卻總是廷遲再廷遲。

現在的平衡點不論生理還是心理上都是健康的,是可持續的。但今個學年,想轉一轉生活方式,希望在還年青的時候,在三加三的環境下,挑戰一下自己的極限。

但亦要小心,不要忙了工作,忘了神。

努力!

電腦繪圖 - 練習七 - HDRI 加 心理仁2

練習六,再來兩幅。兩幅都是用之前在平台影的 HDRI Angular Map。一幅用全鏡面做表面的心理仁2。我刻意令背景可見,顯出該「健身球 Angular Map」的實際質素。它用來作光源還可,但作背景則十分勉強。

這一幅則用了另一個造型。我把黑色眼睛調為鏡面,以測試該 HDRI Angular Map 對有色反射物料的作用。

有一有趣現象。第一幅有很多反影的,看以比第二幅複雜。但運算起來,第一幅其實比第二幅快得多。可能因為是純反影,有如「貼圖」,運算反而比計算有色物表面容易。我不太懂背後原理,不知這是否原因。

Blender link

電腦繪圖 - 練習六 - HDRI

這次嘗試自制 High Dynamic Range (HDR) Image Angular Map,用實景的相片作為 YafRay 的光源。網上有很多相關介紹,我不詳述。要造得好,要用夠圓夠滑的鏡面球。但我之前在網上讀過一篇文章,是介紹如何用低成本資源來試這技術───健身球!十多二十元有兩個。^_^ 放這球在一點,在同一位置以不同曝光拍數張,再用軟件合成一幀 HDR Image。若從另一角度再製一幀 HDR Image,可把兩幀合成一幀。若配置得宜,可製成一幀沒有攝影師的 HDRI Angular Map。

這是製成品。我第一次試玩,質素很差,亦不小心把書包入了鏡。


原本的鏡面圖是有我在相片中的,但既然是鏡面,除非遥控相機,否則多不能避免。但在合成品可見,雖然書包還在,但人卻不見了。因為這是兩幀圖各取一部份而成的。

因為我今次主要是賞試以實景照作光源,所以畫面質素差,其實未必是大問題。下圖是我之前製的顯示器,但用了上圖作光源。因為物件本身沒有太多鏡面,所以問題不大。

這是我之前用 YafRay 的 Global Illumination 及 Blender 的 Sky 作光源,放在這裡作比較:

有人亦提議用「啤令」(Bearing) 作鏡,比健身球貴一點,但大小較多選擇,表面亦應該較光滑。有時間要買來試一試。

Blender link

內蒙遊 - 相片二

再分享數張內蒙遊的照片。

上面兩張照片,是從呼和浩特往包頭時,途經陰山山脈碰巧日落,我在旅遊車上影的。因為太刺眼,又不懂如何拍,所以就地取材,拿太陽眼鏡當濾鏡影的。但如斯美景,要實地看才能感受得到。可惜這並不是旅行圑的景點,所以要碰運氣。下面是陰山山脈的位置。為方便觀看,地形被跨大了三倍。

Open location file (Need Google Map in your computer)

陰山山脈有趣的地方是,真的如 Google Map 顯示一樣,一邊是山,一邊是一大片平地。若真的有興趣看陰山山脈全景,可到美岱召。到廟的最後面,便可看到大部份的陰山山脈。不過事先聲明,車程很長,很長‧‧‧值不值得,見人見智。

之前提過格根塔拉草原,其中兩個賣點是大草原及騎馬,另一個賣點則是草原日出‧‧‧不過要凌晨四至五點起床。

情商我太太以背影演出的等待黎明
日出照。我業餘過業餘,拍得很差。

順帶提一提在格根塔拉草原騎馬。部份友好可能記得我在雲南騎馬的不快經歷 (見雲南遊最終回)。這次我在格根塔拉草原,是完全不一樣的經驗。騎馬當然有一定風險,但不同的是帶馬的人。雖然是做生意,但他們給我的感覺是十分專業,亦十分愛馬,愛騎馬。間中會有圑友的馬不得使喚,但他們卻能十分熟練地把馬引導回大隊,根本不需下馬。部份圑友較為放心,他們又會帶馬匹跑快一點,不用只是漫步。是不是那裡全部帶馬的都這樣好?這個我可不知道呵。^_^

內蒙遊 - 相片一

六月下旬到了數天內蒙古。但拍的照片一般,值得分享的不多。

這兩張是懸空寺的。其實幾有趣,倚山而建。但到這裡的車程就‧‧‧

這兩張是在格根塔拉草原拍的。一張是敖包山,是蒙古人的聖地甚麼的。另一張是格根塔拉草原的「蒙古包酒店」。說真的,不要期望「感受一晚蒙古包」,因為只有其形,並無其實。我覺得這裡的真正賣點是那個草原,及在大草原騎馬。

下次再解說其它我放在 Picasa 內蒙遊相簿的照片。^_^

澳門照片-板樟堂街

烈日下的板樟堂街,即議事亭再入,玫瑰聖母堂對出。

其實當日是星期日中午,頗多遊人的‧‧‧不過太熱了,很多人到了店鋪避暑。街上的人不少都打著傘的。

澳門照片-西灣大橋, 旅遊塔, 日落

昨晚放工時拍的。不知是否未懂用新的傻瓜機,總覺拍得怪怪的。

我拍照技巧很差,請不要介意。^_^

暑假?暑期?

近日友好相聚,總有人提及「你放暑假啦」、「到那裡玩」等。我未教書時,遇上教書的友好,都會這樣。

但總覺得怪怪的。「暑」是對的,三十多度。但「假」?假的。

第一方面是我對工作的看法。有薪金,就要工作。公平,對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單單從公平來說,暑期既然仍可支薪,就一樣要工作,才對得起「僱主」。當然,超時工作的確是較少,但只是其它行業亦有的季節性變動,並不同於放假。

第二方面是個人習慣。可能因為入職前有四年多是全職研究,暑假對我來說沒有甚麼意義,甚至可能是較忙的日子,因為學生不用上課,人手供應較充裕,會較多協調工作。本來就沒有放暑假這習慣。

第三方面是工作分配。暑期不用上課,絕對是寫文章、做研究的黃金時間。當然,不進則退,上課時期都要分配時間做研究工作。但暑期不用備課,可以用來做一些需要長時間專注的工作,例如寫程式、做較複雜的分析、寫文章等。

那麼,暑期我真的不會放假?當然不是!早陣子才請了十天假到內蒙一遊。^_^ 而且規矩上本來就要求我們盡量於非教學時期請假。分別是,這是暑期請「年假」,不等如「放暑假」。

不過我對暑期的看法絕對要小心‧‧‧若工作與家庭失衡,那就不好了。

我變了?

過去數個月,數次和舊同學相聚,總是怪怪的。

總覺得自己不完全是自己,不隨心。

虛假?不真誠?不,絕不是這樣。好友相聚,即使已甚少聯絡,但都享受相聚的機會。否則,便不會付三百塊船票罷。^_^

不隨心,可能是因為實在太少見面,一下子未能做回年少時的自己。縱然我相信我的一些價值觀或人生觀未必有太大改變,但近年來相處的圈子多是同事或學生,行為模式始終有所不同。我並不是指和年少的生活有對錯高低之分,而只是指處境角色之分。正如我在愛妻前的「形象」,和在學生前的不同罷。^_^

這感受亦和我之前在《少說話 / 多說話》所討論的有關。對不少人來說,「性格」並不獨立於角色、處境及對象的。

換句話說,「不完全是自己」,並不一定是「性格變了」,可能只是一時間未能做回那一處境的自己。

不過,社會心理學有所謂的「基本歸因錯誤」(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見 Wikipedia 相關條目),簡單來說,就是解釋別人行為時,過份傾向用「性格」來解釋(「他的性格這樣那樣」),解釋自己的行為時,過份傾向用「環境」來解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勢所迫」)。雖然我沒有問過別人,但我想,若友好發現我和以前不同,可能亦會傾向以「他變了」來解釋。

沒所謂罷,反正「基本歸因錯誤」都甚「基本」,若無暇反思,我都不能幸免,時有這個偏差。^_^

電腦繪圖 - 練習五 - 滑鼠

去年在練習三製作了兩隻滑鼠,但發現有一大錯誤───電線居然在後面出!我真的當了它是老鼠!^_^

這是修正版。我亦改用了 Curve 及 BevelObject 來製作電線。之前我用 Curve Deform,其實是一個不分不利於拉線的傻方法。燈光方面,左邊的 Spotlight 用了 Grid 及 DupliVerts,變成了九支相同的射燈,令到投在右邊的陰影變得較模糊。這會比之前的陰影較真實。

我亦嘗試用不用 Spotlight 而用 Arealight 。陰影的邊緣會更模糊,較真實。用 Arealight 達致這效果,比用多支 Spotlight 直接及容易。我亦改用了 YafRay 的 Full Global Illumination 而不是之前的 Skydome。

[2007-06-12 更正:因為用了 YafRay,陰影的模糊邊緣其實是由 Full Global Illumination 做成,而不是由 Arealight。用了 Full GI,Arealight 只會被用作 Photon Emitter。]

上圖可見,陰影較真實。但可能是 YafRay 設定的問題,與第一幅圖比較,這圖有部份地方的陰影比較怪。

Blender link

少說話 / 多說話

我到底是一個少說話的人?還是一個多說話的人?

我剛和同事們食晚飯。就這些飯局而言,我是少說話的人。

過去兩個月,去了兩次中學同學的婚宴。和舊同學聚舊。我又發覺在這些場合,我則是一個較多說話的人。雖然都有沉默的時候,但我都經常主動和身邊人說話,問舊同學近況。

和妻子及她的朋友食飯,我是一個沉默的人。

但她又會說,只有我兩口子時,我則經常說話,甚至比她更多說話,完全不寡言。

我到底少說話,還是多說話?

我這方面的「性格」到底是怎樣?那個才是「真的我」?

全都是。

何解?

有一些性格理論,認為人的行為並不是只由性格決定,亦不是只由處境決定,而是由兩者一同做成。而所謂性格,亦不只是『不同處境皆一致的行為模式』,亦可是一個人在同一類處境表現出來的行為模式。

在較多友好的場合,若已經有很多健談的人,已經不斷有話題,我會樂於做聆聽的人,或間中參與現有話題。相反,若沒有甚麼人帶起話題,則我反而會嘗試帶起話題,減少沉靜的時候。

這便是我這方面的「性格」。並不能單純以「靜」或「健談」來蓋括。

作為尋求一定普遍性的學科,心理學當然要嘗試蓋括人的性格。但當討論的是個別的你我她時,會發現一個特定的人的「性格」其實可以很複雜的,不是幾個或甚至十幾個分數就能描述的。

我看別人,不論認識了多久,不論有過多少接觸,許多時亦只是看到一個人在有限處境中的一兩面。

人,原是十分立體的。

真是有趣。

在驕傲處跌倒

近來間中有一念頭,幻想自己會在驕傲處跌倒,會在自覺較有能力的地方遇上挫折。

醫生因手疾不能操刀;音樂家失聰,再聽不到美妙的音樂‧‧‧現實生活中時有發生。

而我?計錯數?統計分析出錯?推論出錯?理解出錯?錯誤理解一個理論?

雖然常指出別人的錯誤(較多是應人所求去尋找錯誤以更正),但我亦是人,我亦不可能免疫於錯誤,即使是可以諒解的錯誤。

「成敗論英雄」的大有人在。管你盡了多少努力,過去對了多少次,錯一次,一沉百踩。

為何想起這些?為何寫這些?驕傲當然和謙卑有關,但我想起的不是謙卑。

而是到底我的安全感放在那裡。

在能力?在成就?在結果?還是在神?

害怕在驕傲處跌倒,是因為我以這為依靠,而我害怕失去依靠。

求主時刻提醒我,到底甚麼才是我的依靠。

學年完‧‧‧不,還未

課上完了,試考完了,對部份學生來說,是暑假的開始。開心不開心,都可暫時放下,去享受暑假。工作的工作,遊玩的遊玩,學習的學習。

對我,則還未完。還要改卷及一些學期未功課。

課程工作完了,亦要放多一點時間到研究工作。

偏偏在這時候病了。

只是傷風感冒之類。鼻塞都還可應付,但頭痛就真的不能工作。

還好,在週未開始病,可以用星期六日來休息。

希望快一點好罷。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2007-06-03 15:55]

昨日傍晚開始有一點發冷。根據我多年生病的經驗,發冷通常是發燒的先兆。避不了,決定去看醫生,取點藥,求個安心,亦令太太安心。

一如所料,傷風感冒。連給的藥亦是意料之內。但都好,每月付了醫療費,不要浪費。況且那些意料之內的藥亦有意料之內的功效,令我有一晚安眠。今早覺得好多了。

很好,明天應可如常工作。^_^

靈修筆記: 向前看

今天的《靈命日糧》,提到向前看。

在我妻子眼中,我都算樂觀。但其實我亦會有悔疚的念頭。

我一直都有點完美主義傾向,對已亦容易帶批判的態度。自己做得好,則還可。但因各樣內外因素,在公在私都有一些事真的做得不夠好,或不太好。

在網絡年代,亦有更多悔疚的機會。一些事情,一些心志,寫下來,立下志,有時卻做不到。這些失敗,騙不了人,騙不了己。在網上(或 Google 的備份裡)流傳下去

自己常鼓勵妻子,向後看,若是從經驗學習,令將來做得更好,則絕對要向後看。若向後看只是懊悔,則宜盡量避免。

每鼓勵她一遍,其實便是同時鼓勵自己一遍。

學期將完,下星期是時候撿討一下。持平一點,我亦自知有地方比去年進步,但仍有很多做得不好、不夠好的地方。

向前看!不能一步登天,但願能每年進步。

感謝主,給我這顆向前看的心。

〔為何沒有提該經文?因為我其實不太知道該經文和向前看有甚麼直接關係... :p 〕

《明亮行動》

雖然這網誌甚少澳門訪客,但都想向大家介紹一個有關預防賭博的青少年德育計劃:《明亮行動》。網圵:http://www.macautimes.net/Shine/

這個運動的口號是「堅定不賭,人生更好」。

在澳門,賭博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

我自問賭性十分重,雖然行為上不賭,麻雀亦已很多年沒有打。年初到韓國旅遊,跟圑入了賭場,都只是觀察賭客的行為。但我工作上卻經常要談及賭博這話題,有時滿腦子不同的賭戲(我要為澳門法律感恩,令我免於試探)。思考多了,說實在,我有時都想,賭可能並不是如斯黑白分明的錯。但我仍在整理自己對賭的想法,今日暫且不談。只想指出人在濠江,我在這話題不時面對著爭扎。

但沒有錯的事,有權做的事,不等於是應做的事,亦不等於是有益的事。

不妨這樣想:錯事當然不要做。但「即或」賭博不是明明白白的錯‧‧‧大好青春,有沒有更有意義的事可以去做?有沒有更開心的方式去燃燒青春?一定有!

別人有權賭,但不等於我們要賭。

「堅定不賭,人生更好」 ^_^

推介大家看一看澳門《時代》2007年5月號的數篇文章:

  • 明亮行動啟動典禮
  • 前途與錢途的抉擇───蘇恒泰(澳門工福問題賭徒復康中心)
  • 幸福───老C
  • 任職賭場是否鼓勵賭博?───吳思源

亦建議大家讀蘇恒泰一篇有關責任賭博 (Responsible Gambling) 的文章:《管制賭博減少禍害》,刊於《時代》2007年4月號

求主祝福這活動。

靈修筆記: 謙卑

謙卑───是我一生的功課。

我的本性絕不謙卑。談論時事或別人時,若不作任何修飾,容讓自己直話直說,我可以十分尖酸刻薄,句句有骨。這多少反映了骨子裡的驕傲,以為自己想法比別人好,以為自己比別人看得通透。日常生活,我說話都尚算有節制,但當和友好私下交談,若有共同不滿的人或事,我這問題便會顯露無遺。

所以我的其中一節最愛金句,就是「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 」(路加福音 6:41)。

當安靜下來,想多一點,便會發現很多時我都應了一廣東俗語:「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

我寫網誌不匿名不用筆名,有助提我自己謙卑,要見得了人。未能常常做到(看一看我在《隨寫輝意》的一些所謂「觀後感」便知),但我心裡知道,若匿名,我很大機會「原形畢露」,傷害人,傷害自己。

虛偽?不。我由衷相信,自己眼裡有整堆的梁木。一來實在沒有資格驕傲,而帶驕傲的論斷未必是改變別人或改進現況最好方法。

但謙卑絕不等於不能評論,不能表達反對意見。緊接上述金句,耶穌說:「你不見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纔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路加福音 6:42)。評論人之前,先評論自己。之後再評論人,能多一番體諒及了解。不一定是「你錯我對」,而可以是「互相勉勵」。

謙卑對我來說絕對有正面及積極的意義:努力做好自己,處理自己的梁木。

說易行難。寫在這裡,要冒被認識的人批評「得個講字」的險。但不要緊罷。這亦可以是一種推動力,提醒自己寫過了甚麼,說過了甚麼,做到了甚麼,做不到了甚麼。

求主幫驕傲的我學習行出謙卑。

新助聽器

我的「新耳仔」

上一次買助聽器是2000年,今年年頭發覺有點故障,花了數百元仍修理不好。想一想,都是時候驗耳兼換機了。三月便開始了換機大行動。

這次換機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事。之前那間店光顧了十年,想試一試其它店。第一個恩典是有一位好太太。得她幫忙,在網上找到了數間店,亦比較了不同的牌子。第二個恩典是發現有一間店剛好在三月有開放日,有優惠,亦可試機,便在當日回港看一看。第三個恩典是安排了用心的專家。過程十分順利,服務不俗,他們工作繁忙但待客仍有耐性。我最欣賞試機服務,因為店子十分寧靜,有些問題是要在實際生活的環境才會發現的。

第四個恩典是一些問題順利得到解決。我其中一隻機的第一個模便做得稍大,磨了數次都不大合適,但他們仍樂意盡快為我再做一過。我亦向他們反映了實際使用上的一些問題,他們亦仔細為我再調較。第五個恩典是,用了這對機之後,聽多了一些以前聽不到的。當然,助聽器不同眼鏡,始終會與正常有一定距離,而且我選的是中下價的型號,會有一些限制。但整體感覺的確比之前的一對好。

上星期終於正式「完成交易」,原價約二萬,折後盛惠約萬五。貴就貴,但這筆錢省不得。不計電池費,若如上一對般用上七年,「月費」大約是 $180(不計通帳、折舊等等)。這樣計落,又不算太大消費。


最後要感謝太太,她從中幫了我很多。她亦在過程中從員工口中認識多了我的情況,增進了夫妻間的了解。我亦很高興她通過幫我完成這次換機大行動亦覺得有「建樹」。

兩隻小露寶

大半年前買了兩隻小露寶。初時同一個籠,相安無事。但不久便「打成一片」,迫得我們要買多一個籠,實行分家。從此,牠們兩就天隔一方了───上下兩格,一天一地。

分籠之前甚少替牠們拍照,這是其中一張。因為膠籠反光,拍出來有點綠,但我仍覺得這張照片感覺十分溫馨。

兩年過去

轉眼間,我已經寫了兩年多網誌。

雖然網誌一開六,但初衷不改,原則仍然是那一個:想寫就寫,閒時回味。

的確,零七年初決定一開六時,曾計劃過在其中兩個網誌較定期地寫文章。但數月過去了,現在再反思,卻發覺實在不想如斯規限自己。並不是沒有題目想寫,正好相反,是有很多題目想寫。但這些題目大都不好寫。寫下了,亦希望不是過眼雲煙。若有時間限制,「向自己交稿」,交了行貨,既不是「想寫就寫」,亦不值「閒時回味」,失卻了當初寫網誌的宗旨。過去兩年我雖然轉過工,但仍然主要以文字為生。正職上的死線已經夠多,犯不著連自己的餘暇都要加更多的死線。

訪客?兩年過去,客量一般,但亦無妨。如死線一樣,正職已經要花不少心思去考慮讀者需要,實在不想在餘暇亦要顧這些。自己亦大約知道若要增加流量要如何做,但時間有限,實在不想花心思在這事上面。當然,有知音是福氣,所以我亦並不完全「懚形」,但無知音亦無妨。反正文章寫下了,上載了,一經 Google 找住了,便是「潑出去的水」,有需要或合用時,自然會在搜尋中出現。今日無人看又如何?

展望來年───繼續想寫就寫,閒時回味。

硬碟死了

突然間...藍畫面...重新啟動,掃描硬碟...

\FolderABC\... cannot be read entirely ...

\FolderCDE\... cannot be read entirely ...

大約是這些訊息,心知不妙。用 DOS 啟動碟,讀不到啓動用的硬碟。用硬碟原廠的軟件掃描,出 error code,要我上網查。但間廠已經被收購了,找不到相關支援訊息。

不要緊,一早作最壞打算。

首先要感恩,我內心平安。我以前一定會為這不開心,為這煩惱,但今次卻沒有...想一想,人生有好多重要事情要煩惱,但整電腦卻不是。而且只是做點重裝功夫罷了,今個星期四五是公眾假期,不用上課,所以影響不大。(不要以為我以前經常自己組裝電腦,會享受整電腦。正好相反,我其實十分不喜歡整電腦。)

內心平安,便細想受災程度───我一向都一個硬碟裝 OS,一個硬碟放個人資料。只是壞了裝 OS 的硬碟,所以個人資料無損。後果是我要裝過個 OS。不過就算是個人資料硬碟壞了,都尚可接受,因為經常用外置硬碟備份,至多是損失上星期的少量檔案。這次事件亦提醒我裝個人資料的硬盤亦可能就「到期」,我要考慮是否換新硬碟。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再想想───其實沒甚麼大不了,不過又引發我想起事事數碼化及備份策略等題目,遲一點再寫。不過因為不想入房用另一部電腦,所以我可能會離線 (offline) 數天‧‧‧下星期見。

2007-04-03: 昨天決定在澳門買硬碟,回家忙了一陣子‧‧‧又重新在線了!感謝主!^_^

改變性格?(Change Personality?)

性格能否改變?這問題絕不簡單,心理學者間亦有不同看法,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解決。我只想分享一些實踐在自己的生活時,我的一些體會及看法。

首先,我會問清楚自己,若想改變,我到底想改變甚麼?是那些「內在」的「性格特質」?例如「外向」、「內向」、「樂觀」、「悲觀」、「固執」、「開明」等?還是在特定環境的一些「行為」?例如在社交場合主動和陌生人交談?還是一些「想法」?例如多從正面的角度來解釋自己的成功與失敗?

當我深入一點反問自己,問清楚一點,會較容易衡量到能否改,有多難改,及如何改。

若我想改的是在特定環境的一些「行為」,粗略而言,我會留意一下在該環境中是否有一些特別的因素,令我難以有某些行為。或若沒有甚麼障礙,則思考一下如何在該環境中加進一些因素,以令我更容易有我想要的行為。因環境特定,我亦可想試在進入環境之先,在腦海中預演一次,以便當進入環境以後,能更易表現出心中想要的行為。

若我想改的是「想法」,則扼要地說,我可嘗試當過自我分析,和自己對談,和別人對談,寫下自己想法等,多了解自己現有的「想法」所依據的假設,然後在想一想是否真的要改,若要改,則是否要審視我思維中的一些不理性的假設,從而改變我的「想法」。

但若我想改變的,是那些「內在」的「性格特質」呢?這就較有爭議性了。有一些學者認為,這些特質一方面有遺傳因素,另一方面在兒時或青少年時,就已經大致穩定了。簡單地說,他們認為很難改變。就這一看法,小弟不才,未博覽相關文獻,不敢取態───但若在我的個人生活中,若如上述般深入反問,多會發覺,我想改變的許多時其實是一些行為或一些想法,而不一定是那「性格特質」。

按一般人的想法,行為或想法皆反映一個人背後的「性格特質」。此所以有時說成是想改變「性格」。此想法有一假設:「性格特質影響相關行為及想法」,因而認為「改變性格便會改變這些相關行為及想法」。這想法當然沒有問題。問題是,性格並不是「唯一」影響行為及想法的因素。

以行為為例,角色、環境、對象等亦都會影響在某一時間某一環境的行為。「性格特質」根據定義是跨時間跨處境的行為傾向。但許多時,我真正想改的,可能只是在特定處境的行為,例如上課時或訪談時。集中在該處境如何改變,可能比去改那「性格特質」較為容易。

至於想法,則情況相近。我傾向相信「性格特質」本身難以改變,但亦相信「性格特質」只會「影響」而不會「決定」我的想法。如是想,則我要改變某些想法,便不會變得那麼遙不可及。

當然,「性格特質」既然能影響行為及想法,亦即表示能為我的改變定下難易度及範圍。例如若性格十分內向,若我想改變自己,令自己上課時多主動發問,難度會較改變只是稍為內向的人為高。

介紹一本書作為例子,是 Martin E. P. Seligman 的 《真實的快樂》,簡單來說,如何學習快樂,當中亦包括如何學習「樂觀」。「樂觀」不是性格麼?可以學習的嗎?可看一看這書,自行判斷。

至於改變行為,坊間有不少介紹「行為改變」(Behavioral Modification) 的書,可選一些較可靠的看一看。雖然「行為改變」常用來減少不好的行為,但亦可用來增加好行為的。

[稿於2007年3月13日,初發於《輝有心事》,現移至本網誌。]

新年禮物: 書燈

農歷年回港渡歲,在百貨公司發現了這種書燈,一望就知合我需要,想也不想便買下來,當作是新年禮物!^_^

我一向都有一個壞習慣,就是睡覺前多數要看書...正確點說,是看書看至入睡。以前自己一人睡,這樣並沒有問題。但結婚以後,這習慣會影響太太,因為她需要一個黑暗的環境方可入睡。我之前的解決辦法是用小 LED 燈,效果尚可以,但要轉姿勢遷就燈光,常要小心翼翼,以免弄醒太太。

這書燈的好處十分明顯,夾在書上,照明範圍固定,不用轉姿勢遷就燈光。還可同時當作書夾。光度足夠,但照明範圍受限制,不怕太光影響太太睡覺。燈柄是軟膠,可自由調節。

我寫到好像幫人賣廣告的「鱔稿」!我沒有任何利益的。只是實在太喜歡這產品,所以想在這裡分享我的喜悅。^_^

我想教好呢堂書

新年新願望───備課時能常常記住這句說話:「我想教好呢堂書」。

借用了近日城中「潮」句,但不用「會」,而用「想」。不是信心不夠,而是提醒自己進取中帶謙卑。反正是說給自己聽,不是見工。(雖然我仍寫在這裡,但只是分享罷了。)

上了三星期堂,發覺有些時候,即使花了時間預備,但效果仍不太理想。特別是統計,平時單對單討論,可因人而即時調節方式及例子。但對四十多人,背景及興趣差異頗大,難度倍增,有時預備了,但卻用不上或不適用。有時好像太淺,對人覺得沒有挑戰性,有時又好像太深,令人難以明白。

有朋友說,會否是我要求太高?但我實在不想講完便算。總希望能教得明白。

教得好,真的不容易。回想當年,本科生四十多科,少說我都上過三十多個老師的課。我個人覺得教得好的,可能只有五個或更少,而當中有不少都已經有很多年的教學經驗。

我要學習的事還多得很。

另一樣要學習的,是如何在時間分配上平衡教與研,及做到教研相輔。

今年開學後才過新年對我亦有好處。及早發現不足,用這星期的假期檢討一下。然後抖擻精神,繼續努力。未必能令人感覺良好,但至少我希望能教得明白。

求主幫助我。

網誌重整第一期

開了學兩個星期三天,忙過不停,只能間中抽時間重整網誌。但總算在農曆新年前大致上完成第一期重整。主要改動如下:

  • 網誌一開六:一方面我的文章題材比較雜,另一方面亦想就一些特定題目多寫一點,所以另外開了五個網誌,總共六個網誌。
    • 《隨意輝寫》(Fai Writing):我的主網誌。沒有特定專題,生活點滴、感言、信仰分享、近況等等。
    • 《研來博去》(Blogonresearch):用作張貼我有關研究,包括研究方法、有趣期刊文章、想法等等。因為各地行內人皆可能有興趣(至少我希望如此),所以會以英文為主。預計農曆新年後啟用。貼文頻率不定期,有文便貼。
    • 《輝有心事》(Fai Psychology):用作張貼我與心理學有關的「淺談」文章。主要希望分享個人實踐,但我猜偶然會離不開本行,稍為說教。預計農曆新年後啟用。希望能約兩週一篇文章。
    • 《隨寫輝意》(Fai Feeling):評論就絕不敢當,但感想就一大堆...書、電影、電視劇等等。我以前的觀後感及閱後感,皆轉移至這網誌。貼文頻率不定期,有文便貼。
    • 《輝輝玩意》(Fai Gaming):有關各類遊戲及其他消閒活動的文章:簡介、感想、影音分享等等。暫時以遊戲為主,將來可能包括其他的活動。貼文頻率不定期,反正不會以最新電影遊戲為主,反而可能懷舊居多,所以文章大都沒有特定時限。
    • 《腦友輝輝》(Fai Computing):我有關電腦及相關技術方面的介紹、用後感、拉雜談等。暫時只得兩篇兩年的文章。但我其實有許多免付費軟件及網上服務的用後感想分享,所以決定另開一網誌。
  • 一站式閱網:開了《輝在這裡》,把上述六網的近期文章,一次過顯示,方便對六網皆有與趣,不想逐個到訪的客人。正考慮預備一條綜合六網的 RSS。仍未決定具體作法,若有興趣,可先訂閱這 FeedBurner 連結。將來我即使改變作法,但都會「燒」到這條 FeedBurner feed,所以連結應不會變。

下星期是農曆新年‧‧‧寫論文的黃金時間!所以短期來都應該不會再有大改動。

若對本期重整有任何意見,歡迎分享。^_^

《天行者》[阮世生 導演] (= Heavenly Mission = [James Yuen])

電影資料:一開場,葉秋(鄭伊健飾),黑幫年青頭目,在泰國出獄,準備回港。警方認為他一定會興風作浪,由宋國明(方中信飾)帶領一特遣隊監視之調查。葉秋有一大筆錢,不斷捐錢做善事,成為大慈善家,又開公司,準備上市‧‧‧阿鬼(馮德倫飾),新一輩黑幫份子,看不起上一輩,要幹一番「事業」‧‧‧到底葉秋所為何事?


看戲之前:我被故事吸引。到底,葉秋是否真的想改邪歸正?還是另有所圖?上畫時抽不了時間到戲院看,今天才有時間看影碟。







[注意:下文提及關鍵劇情,未看本片,請考慮是否讀下文。]

















看戲之後:想起《九龍冰室》。《九龍冰室》亦是由鄭伊健飾演出獄黑幫頭目,想重生做人,但困難重重。


若真的要比較,我覺得《九龍冰室》好看及合理得多。本片的不合理,不在於劇情安排,而在於角色思考的邏輯。想做好人?問軍火商「博士」借錢做善事?是軍火商!這算不算洗黑錢?想做好人?在泰國入獄前在香港所犯的事如何?有沒有想過自首?有沒有想過幫警方打擊罪案?阿鬼殺了人,由放炸彈嫁媧葉秋,但枼秋幫他的方法是為他脫罪,送他到外國讀書?還要是用不正當手段幫他脫罪!


但我另一方面覺得,若諒解上述的不足,本片其實又不錯。主題明確:行錯了,能否重頭再來?身邊人及社會又有沒有給予機會?當中涉及的角色身份比《九龍冰室》多,所以對話中所帶出的思考亦較多。一如所料,要人相信他不再是壞人,困難重重,朋友間亦並不是個個皆支持。而週遭的先入為主及不信任,亦有份導致之後的不愉快事件。


結尾頗有心思。葉秋在眾人反對下,堅持要幫阿鬼,因為他在阿鬼身上看到當年的自己,不想阿鬼踏上自己的舊路。到最後,因另一起事件,阿鬼如葉秋一般在泰國入獄。葉秋的好友,把一堆葉秋當年在獄中看過的一大堆書,寄給阿鬼:另一個生命可能就此回頭。電影開首,交代了葉秋八年牢獄生涯,就是從書本中領悟到自己行錯了路。


總的來說:就如葉秋向宋國明剖白自己對過去的懊悔及不希望阿鬼如自己一般一錯再錯後,宋國明的回應:「都幾有教育意義」(雖然宋國明當時其實帶點謿笑)。的確,本片有不少瑕疵,亦有我不同意的思想,但方向都算是好的。雖然一比之下我覺得《九龍冰室》拍得比本片合理及現實得多,劇情亦更能觸動我。


遲一陣子要再看一次《九龍冰室》及寫一寫感想‧‧‧雖然有點悲劇味道,但我覺得並不搧情。我對最後一幕,仍然有深刻印像:主角在井字形公屋的天井,對著父親說「我回來了」‧‧‧

[稿於2007年2月10日,初發於《隨寫輝意》,現移至本網誌。] 

06-07 第二學期

開學第一星期。

今個學期有三個新嘗試。第一個是教一年級的基礎統計。說易,因為對課題較為了解(雖然還有很多很多要學習的地方);說難,因為自己明白,不等如能令別人明白。努力吧!

第二個新嘗試:有一科是每星期兩節一個半小時的課,而不是一節三小時。好處是學生不會太辛苦,亦較容易集中。試一試這安排亦是好事。

第三個新嘗試是星期六有課。因為要把兩節課分在兩天上,我要求星期三、六。原意是希望令自己在星期六亦能回校工作。

的確,這樣的安排會比以前辛苦,但希望這樣真的能增加「產量」罷。

P.S.: 放假以後忙過不停,網誌雖然已更新至 "New Blogger",但亦只能有限度重整。希望農歷新年時能完成第一階段重整吧。

學習放假

這個週末,會去五天韓國。是一年內第二次去旅行。

但原來還未學會放假,總是心繄工作。

一方面,休學期去旅行,正常兼健康。就我所知,不少學生考完試後都打算這段時間去旅行。

但另一方面,卻有很多公事想做。放數天假,有時心裡會想,若不放這三天,可以做這樣,可以做那樣,有這些應該要做,有那些要早一點做...

不過,真的要改變自己的想法。上次是為了家庭,今次則是為了自己。

要學習放假。

平時有沒有放假?當然有,週日一定「安息」。

我要學習的,是放公眾假期及年假。

這些假期都是社會認可的,是法例賦與的,亦是令人能健康地持續長久工作的。讓人放假,鼓勵人放假,其實亦於機構有益。

工作,永遠做不完。

這方面要向我以前的上司學習。她十分忙,同時間有不少研究計劃,亦有很多管理工作及公務。但一年總會找一段時間,放下工作去充電。充電完畢,又全情投入工作。

好,要學習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