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禮物: 書燈

農歷年回港渡歲,在百貨公司發現了這種書燈,一望就知合我需要,想也不想便買下來,當作是新年禮物!^_^

我一向都有一個壞習慣,就是睡覺前多數要看書...正確點說,是看書看至入睡。以前自己一人睡,這樣並沒有問題。但結婚以後,這習慣會影響太太,因為她需要一個黑暗的環境方可入睡。我之前的解決辦法是用小 LED 燈,效果尚可以,但要轉姿勢遷就燈光,常要小心翼翼,以免弄醒太太。

這書燈的好處十分明顯,夾在書上,照明範圍固定,不用轉姿勢遷就燈光。還可同時當作書夾。光度足夠,但照明範圍受限制,不怕太光影響太太睡覺。燈柄是軟膠,可自由調節。

我寫到好像幫人賣廣告的「鱔稿」!我沒有任何利益的。只是實在太喜歡這產品,所以想在這裡分享我的喜悅。^_^

我想教好呢堂書

新年新願望───備課時能常常記住這句說話:「我想教好呢堂書」。

借用了近日城中「潮」句,但不用「會」,而用「想」。不是信心不夠,而是提醒自己進取中帶謙卑。反正是說給自己聽,不是見工。(雖然我仍寫在這裡,但只是分享罷了。)

上了三星期堂,發覺有些時候,即使花了時間預備,但效果仍不太理想。特別是統計,平時單對單討論,可因人而即時調節方式及例子。但對四十多人,背景及興趣差異頗大,難度倍增,有時預備了,但卻用不上或不適用。有時好像太淺,對人覺得沒有挑戰性,有時又好像太深,令人難以明白。

有朋友說,會否是我要求太高?但我實在不想講完便算。總希望能教得明白。

教得好,真的不容易。回想當年,本科生四十多科,少說我都上過三十多個老師的課。我個人覺得教得好的,可能只有五個或更少,而當中有不少都已經有很多年的教學經驗。

我要學習的事還多得很。

另一樣要學習的,是如何在時間分配上平衡教與研,及做到教研相輔。

今年開學後才過新年對我亦有好處。及早發現不足,用這星期的假期檢討一下。然後抖擻精神,繼續努力。未必能令人感覺良好,但至少我希望能教得明白。

求主幫助我。

網誌重整第一期

開了學兩個星期三天,忙過不停,只能間中抽時間重整網誌。但總算在農曆新年前大致上完成第一期重整。主要改動如下:

  • 網誌一開六:一方面我的文章題材比較雜,另一方面亦想就一些特定題目多寫一點,所以另外開了五個網誌,總共六個網誌。
    • 《隨意輝寫》(Fai Writing):我的主網誌。沒有特定專題,生活點滴、感言、信仰分享、近況等等。
    • 《研來博去》(Blogonresearch):用作張貼我有關研究,包括研究方法、有趣期刊文章、想法等等。因為各地行內人皆可能有興趣(至少我希望如此),所以會以英文為主。預計農曆新年後啟用。貼文頻率不定期,有文便貼。
    • 《輝有心事》(Fai Psychology):用作張貼我與心理學有關的「淺談」文章。主要希望分享個人實踐,但我猜偶然會離不開本行,稍為說教。預計農曆新年後啟用。希望能約兩週一篇文章。
    • 《隨寫輝意》(Fai Feeling):評論就絕不敢當,但感想就一大堆...書、電影、電視劇等等。我以前的觀後感及閱後感,皆轉移至這網誌。貼文頻率不定期,有文便貼。
    • 《輝輝玩意》(Fai Gaming):有關各類遊戲及其他消閒活動的文章:簡介、感想、影音分享等等。暫時以遊戲為主,將來可能包括其他的活動。貼文頻率不定期,反正不會以最新電影遊戲為主,反而可能懷舊居多,所以文章大都沒有特定時限。
    • 《腦友輝輝》(Fai Computing):我有關電腦及相關技術方面的介紹、用後感、拉雜談等。暫時只得兩篇兩年的文章。但我其實有許多免付費軟件及網上服務的用後感想分享,所以決定另開一網誌。
  • 一站式閱網:開了《輝在這裡》,把上述六網的近期文章,一次過顯示,方便對六網皆有與趣,不想逐個到訪的客人。正考慮預備一條綜合六網的 RSS。仍未決定具體作法,若有興趣,可先訂閱這 FeedBurner 連結。將來我即使改變作法,但都會「燒」到這條 FeedBurner feed,所以連結應不會變。

下星期是農曆新年‧‧‧寫論文的黃金時間!所以短期來都應該不會再有大改動。

若對本期重整有任何意見,歡迎分享。^_^

《天行者》[阮世生 導演] (= Heavenly Mission = [James Yuen])

電影資料:一開場,葉秋(鄭伊健飾),黑幫年青頭目,在泰國出獄,準備回港。警方認為他一定會興風作浪,由宋國明(方中信飾)帶領一特遣隊監視之調查。葉秋有一大筆錢,不斷捐錢做善事,成為大慈善家,又開公司,準備上市‧‧‧阿鬼(馮德倫飾),新一輩黑幫份子,看不起上一輩,要幹一番「事業」‧‧‧到底葉秋所為何事?


看戲之前:我被故事吸引。到底,葉秋是否真的想改邪歸正?還是另有所圖?上畫時抽不了時間到戲院看,今天才有時間看影碟。







[注意:下文提及關鍵劇情,未看本片,請考慮是否讀下文。]

















看戲之後:想起《九龍冰室》。《九龍冰室》亦是由鄭伊健飾演出獄黑幫頭目,想重生做人,但困難重重。


若真的要比較,我覺得《九龍冰室》好看及合理得多。本片的不合理,不在於劇情安排,而在於角色思考的邏輯。想做好人?問軍火商「博士」借錢做善事?是軍火商!這算不算洗黑錢?想做好人?在泰國入獄前在香港所犯的事如何?有沒有想過自首?有沒有想過幫警方打擊罪案?阿鬼殺了人,由放炸彈嫁媧葉秋,但枼秋幫他的方法是為他脫罪,送他到外國讀書?還要是用不正當手段幫他脫罪!


但我另一方面覺得,若諒解上述的不足,本片其實又不錯。主題明確:行錯了,能否重頭再來?身邊人及社會又有沒有給予機會?當中涉及的角色身份比《九龍冰室》多,所以對話中所帶出的思考亦較多。一如所料,要人相信他不再是壞人,困難重重,朋友間亦並不是個個皆支持。而週遭的先入為主及不信任,亦有份導致之後的不愉快事件。


結尾頗有心思。葉秋在眾人反對下,堅持要幫阿鬼,因為他在阿鬼身上看到當年的自己,不想阿鬼踏上自己的舊路。到最後,因另一起事件,阿鬼如葉秋一般在泰國入獄。葉秋的好友,把一堆葉秋當年在獄中看過的一大堆書,寄給阿鬼:另一個生命可能就此回頭。電影開首,交代了葉秋八年牢獄生涯,就是從書本中領悟到自己行錯了路。


總的來說:就如葉秋向宋國明剖白自己對過去的懊悔及不希望阿鬼如自己一般一錯再錯後,宋國明的回應:「都幾有教育意義」(雖然宋國明當時其實帶點謿笑)。的確,本片有不少瑕疵,亦有我不同意的思想,但方向都算是好的。雖然一比之下我覺得《九龍冰室》拍得比本片合理及現實得多,劇情亦更能觸動我。


遲一陣子要再看一次《九龍冰室》及寫一寫感想‧‧‧雖然有點悲劇味道,但我覺得並不搧情。我對最後一幕,仍然有深刻印像:主角在井字形公屋的天井,對著父親說「我回來了」‧‧‧

[稿於2007年2月10日,初發於《隨寫輝意》,現移至本網誌。] 

06-07 第二學期

開學第一星期。

今個學期有三個新嘗試。第一個是教一年級的基礎統計。說易,因為對課題較為了解(雖然還有很多很多要學習的地方);說難,因為自己明白,不等如能令別人明白。努力吧!

第二個新嘗試:有一科是每星期兩節一個半小時的課,而不是一節三小時。好處是學生不會太辛苦,亦較容易集中。試一試這安排亦是好事。

第三個新嘗試是星期六有課。因為要把兩節課分在兩天上,我要求星期三、六。原意是希望令自己在星期六亦能回校工作。

的確,這樣的安排會比以前辛苦,但希望這樣真的能增加「產量」罷。

P.S.: 放假以後忙過不停,網誌雖然已更新至 "New Blogger",但亦只能有限度重整。希望農歷新年時能完成第一階段重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