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暑期?

近日友好相聚,總有人提及「你放暑假啦」、「到那裡玩」等。我未教書時,遇上教書的友好,都會這樣。

但總覺得怪怪的。「暑」是對的,三十多度。但「假」?假的。

第一方面是我對工作的看法。有薪金,就要工作。公平,對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單單從公平來說,暑期既然仍可支薪,就一樣要工作,才對得起「僱主」。當然,超時工作的確是較少,但只是其它行業亦有的季節性變動,並不同於放假。

第二方面是個人習慣。可能因為入職前有四年多是全職研究,暑假對我來說沒有甚麼意義,甚至可能是較忙的日子,因為學生不用上課,人手供應較充裕,會較多協調工作。本來就沒有放暑假這習慣。

第三方面是工作分配。暑期不用上課,絕對是寫文章、做研究的黃金時間。當然,不進則退,上課時期都要分配時間做研究工作。但暑期不用備課,可以用來做一些需要長時間專注的工作,例如寫程式、做較複雜的分析、寫文章等。

那麼,暑期我真的不會放假?當然不是!早陣子才請了十天假到內蒙一遊。^_^ 而且規矩上本來就要求我們盡量於非教學時期請假。分別是,這是暑期請「年假」,不等如「放暑假」。

不過我對暑期的看法絕對要小心‧‧‧若工作與家庭失衡,那就不好了。

我變了?

過去數個月,數次和舊同學相聚,總是怪怪的。

總覺得自己不完全是自己,不隨心。

虛假?不真誠?不,絕不是這樣。好友相聚,即使已甚少聯絡,但都享受相聚的機會。否則,便不會付三百塊船票罷。^_^

不隨心,可能是因為實在太少見面,一下子未能做回年少時的自己。縱然我相信我的一些價值觀或人生觀未必有太大改變,但近年來相處的圈子多是同事或學生,行為模式始終有所不同。我並不是指和年少的生活有對錯高低之分,而只是指處境角色之分。正如我在愛妻前的「形象」,和在學生前的不同罷。^_^

這感受亦和我之前在《少說話 / 多說話》所討論的有關。對不少人來說,「性格」並不獨立於角色、處境及對象的。

換句話說,「不完全是自己」,並不一定是「性格變了」,可能只是一時間未能做回那一處境的自己。

不過,社會心理學有所謂的「基本歸因錯誤」(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見 Wikipedia 相關條目),簡單來說,就是解釋別人行為時,過份傾向用「性格」來解釋(「他的性格這樣那樣」),解釋自己的行為時,過份傾向用「環境」來解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勢所迫」)。雖然我沒有問過別人,但我想,若友好發現我和以前不同,可能亦會傾向以「他變了」來解釋。

沒所謂罷,反正「基本歸因錯誤」都甚「基本」,若無暇反思,我都不能幸免,時有這個偏差。^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