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量臨界點

今天上課談及工作量,令我想起我近來的狀況。

近來發覺,每天回家都十分疲累。為了以身作則,我盡量減少回家工作,只會在午夜後再工作個多兩個小時左右。但回家後的休息,真的只是休息。沒有玩電腦遊戲,連書都很少看。電視?都算有看,但是完全被動、亳不集中地看───說成「讓電視的畫面投射到視網膜上」可能更準確。

我想,我的工作量及付出的心力已經接近臨界點:

我一向都盡量不說自己忙,因為和前輩們相比,我的工作量微不足道,還有很多要學習改進的地方,實在擔當不起這個「忙」字。但每人能付出的心力都不同。而我,當連玩電腦遊戲的心力都沒有,意味著剩餘心力很少。若再「向右走」,增加工作而令撥給工作的心力增加,除非我「變出」更多的心力,否則工作效果無可避免地會減低。事實上,我察覺近來的集中力及思考能力都有一點下降。

正如在開學之初所言(見《不平衡生活》),今年希望放更多時間於工作,稍稍地令自己「生活不平衡」。現在似乎已經反映在工作量上。但除了做得多,還要做得好。我還有可用的時間,仍可增加工作。但若沒有更多心力,結果可能只會令各方面的效果下降。

是時候停一停,想一想‧‧‧

繼續「向右走」,挑戰極限,令自己除了工作,別無其它?

還是稍為「向左走」,令自己多一點剩餘心力給其它事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