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章有約

近來十分多工作。雖然週日還可休息,但卻是那種虛脫的休息。備課、文件、會議、資料分析、寫文章或相關預備工作等等,今年還要備新課。但有工作都是福氣。所以我真正要思想的,不是少一點工作,而是如何安排工作。

對大部份有明確死線的工作,最後都是會按時完成的。上課便是最好的例子。學生可以走堂,但老師卻不可。:p 會議及文件亦如是,時間到了便會開會或交文件。最容易出問題的,其實是文字工作。不是那些資助的中期報告或完結報告,而是那些期刊文章。文章被評審後,修改再投,一定有死線,不會不做。但投第一稿卻沒有死線,是十分容易因其它工作而拖慢的。最大問題是,不是懶而拖慢了,而是因要做其它工作而拖慢了。可以十分忙碌,但部份工作卻仍然遲遲未完成。

不少前輩都曾提醒我,這種情況是十分常見的,特別是當教學工作較多的時候。所以每星期要劃定一段時間,用作寫文章或最低限度做和寫文章有關的預備工作。要把這段時間和課堂一樣對待。既然課堂不會缺席,這段「文章時間」亦不可缺席───與文章有約。:)

上一學年,部份計劃的進度未如理想,今個學年要加把勁。所以學期初下決心,今個學年跟從這建議,劃定兩天做研究時間。開學一個多月,雖然仍然有因為備課或其它公事亦爽了這文章約會,但已經比去年有改善,部份計劃亦有明顯進展。早陣子更得知一位前輩,不單劃定研究時間,更定下每週時數。若「爽了約」,便在其它時間補回。不單視研究如課堂般是定時的約會,更如課堂般要補課。這提議不錯。碰巧上星期便因另一些公事而爽了一天的文章約會。我今個星期開始要嘗試一下,若爽了約,要另行安排時間補回。

學期末,再看看效果如何。加油!:)

ICP 2008 柏林

於七月下旬去了在柏林 ICC Berlin (照片) 舉行的 XXIX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sychology。在這裡不想多談公事,而是想分享此行的感受。


ICC Berlin

第一感受是貴!會場的飲品大都是 2.5 歐元,不論是一樽汽水還是礦泉水。要食個半飽,一碟熱的雜菜加少許肉,加一支飲品,差不多要 8 至 9 歐元。說真的,會場要消費是預料之內,亦可以理解。但價錢對我來說實在是太貴了。結果第二天,帶了超市買的窩夫 (waffle, @Wikipedia),在會場當午餐。為省卻一餐飯價錢的飲品,自備一樽開水,供全天飲用。第三天才發現會場對面的一間小鋪(照片),原來有 Döner (kebab, @Wikipedia) 賣,如獲至寶。我買了 3.5 歐元的 Döner,雖然比酒店附近的還貴了 1 歐元左右,但卻比會場的食物便宜得多,亦能吃得飽飽的。結果,第三天兩餐都食 Döner。

第二是時差。因為晚上沒有特別事情要作,亦沒有興致外出,有一些想聽的座談會或演講亦是十時或甚至八時開始,所以有數晚基本上晚上七八時就睡覺,凌晨三至四時就起床。換言之,我身在柏林,但過的卻是香港時間。:)

第三是參觀柏林。因為都頗多想聽的座談會及演講,亦有一些公事要處理,所以大部份時間是在會場。只有大約有三段時間是「參觀」柏林。一段是某天的午飯時間,上了和會場相鄰的 Berlin Radio Tower (照片),象徵式環顧了柏林。第二段是有一天晚餐時間,用了少於一小時的時間,步行到了 Kurfürstendamm (@Wikipedia)。我之前聽說這裡是 shopping street,又距酒店三四百米,便打算到那裡看一看。誰知一到,便知不是我杯茶‧‧‧結果,極速折返酒店,睡覺去。第三段時間,我和一位朋友打算到市中心超市購平價乾糧飲品,因為物價貴,所以乘火車到了 Friedrichstraße (@Wikipedia),回頭走向 Berlin Hauptbahnhof (@Wikipedia),沿途搜尋便宜食物。本來亦打算順道「觀光」,結果 ... 街道我完全沒有印象,現在還記得的就是 meta-analysis 呀、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呀、fit indices 呀、measurement equivalence 呀等等,:p 活像在市中心街道開的研究會議。不要誤會,我絕對覺得有價值,亦有一些研究課題我打算再跟進。不過這個無心插柳的「研究會議」的時間及地點,卻十分有趣。

這次 ICP 都頗有得著。聽了數個有關測量的座談會,了解多了其它地方如南非、印尼的文化、政治、甚至地理情況,如何影響心理測量的發展。另外有一個關於「如何用統計測謊」的演講,雖則我不盡認同部份見解,但演講的內容卻十分有啟發性。最有趣是原來演講都有「安歌」。Prof. Philips Zimbardo (@Wikipedia) 的演講 "The Lucifer effect and the psychology of evil",據朋友說,太多人想聽但聽不到,所以大會加多了一場。我因為另有講座要聽,未能一睹場面。只在場外拍了這張照片:

這演講廳有多大?可參考這張照片,是攝於在這場演講之前那場 Prof. Peter Bentler 的演講的:

有時間,再在另一網址分享一下與公事有關的感受。若想看其它相關照片,可到這裡。因為我每天都是步行到會場,約廿十至三十分鐘的路程,所以大部份都是沿途拍的。其餘則主要是在 Berlin Radio Tower 上拍的。演講和座談會都有拍一些照片,但一來相機不濟,二來不想用閃燈,所以大都拍得一般,不上載了。

= Hancock = [Peter Berg] {街頭超人}

〔已儘量不涉及重要劇情,但仍請自行判斷是否閱讀本文。:)

電影資料:Hancock,超人一個,識飛,大力,刀鎗不入。但似爛仔多過似英雄。會捉賊,但像不情不願的,還帶來大量不必要的連帶損失,包括爛路牌、爛警車、爛路、爛大廈等等。偶然救了 Ray Embrey,一名公共關系從業員。Ray 相信 Hancock 原是一名好人,決心為他從新改變形象‧‧‧Will Smith 主打,配佔戲不多但角色重要的 Charlize Theron,Peter Berg 導演。

看戲之前:看過多段預告片,大多是 Hancock 魯莽行事的片段,例如捉賊時撞爛路牌,降落時弄爛馬路,還欺負小孩。部份片段是他向公眾認錯,「自願」入獄,再加一兩段穿上超人制服的片段。我期望這電影主要是由笑料組成,外加一點成長之路。心想,開開心心個半小時,這電影便達成任務。

看戲之後:一場誤會!笑料有,但不算多。由開首至入獄,吸引我的是 Hancock 的心事。他為何會成為一個「另類超人」?被排斥?被誤會?有一段傷心往事?在我看來,實為 Hancock 的轉變為主,笑料為副。雖然不是我期望的笑片,但其實頗喜歡這一節───重出江湖,發現「大家行一步,世界更美好」。

中後段則主要是愛情故事。已經有報章提及詳情,但不便在這裡詳述。或者因為我沒有心理準備看較沉重的故事,所以對這段的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這段其實頗感人的───嚴格來說,是頗有潛質更感動我。是那種深愛對方但卻難關重重的橋段,若能著墨更多,則可能更好。
看這電影有一個有趣的地方───總是有點不大合理的地方,但初時說不出來。回家想想,大抵明白。這電影像是兩個故事,雖然愛情故事早段已有伏線,但大致上互相分離。分開看,沒有甚麼。但放在一起,卻不太一致。例如若 Hancock 原本的性格真的如劇中後段所說,為何會演變成前半段的性格?再者,形象本來已經成功重建,但後段的事故卻又應該對形象有影響,但電影卻沒有交待,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總的來說:這電影對我來說絕不是笑片,甚至不是娛樂片。若導演開宗明義拍一套嚴肅一點的電影,說多一點改「邪」歸正之路及愛情,並在預告片預先敬告,我想我會更喜歡這套電影。

[稿於2008年7月6日,初發於《隨寫輝意》,現移至本網誌。]

風和日麗 - 澳門隨拍 二

繼前日的三張照片,今日分享多兩張。在永樂看完《文雀》,還有數小時才有約,在高士德及雅廉訪一帶獨個兒逛。


提督馬路,紅街市(照片中心的紅色建築物)

這是由美副將大馬路及提督馬路交界上的天橋上拍的。平日和太太在這一帶逛,通常都以這附近為終點,等巴士回家。〔Google Maps 紅街市位置


牛房倉庫: 其貌或許不揚,但卻是值得一到的藝術空間

其實拍這張照片當日,是我第一次到這裡。這不是一間高檔的藝術館,但我作為寄居澳門的客旅,卻覺得這絕對是我要多來一點的地方,欣賞他們 堅持在金錢至上的氣候中走另一條的路。當日的其中一個展覽,是《都係澳門人》───用藝術去關心數個在金光燦爛的賭城形象下被忽略的社群。事有湊巧,當天燒了保險絲,大大的空間只有數支光管作照明,但我反而覺得氣氛不錯,更顯出被忽略的感覺。但不要誤會,這展覽並不太沉重,有時甚至帶點積極樂觀。那些照片及故事本身,像是一種關注。他們,還未被忽略───積極的同時,亦像邀請觀者多一點關注。(展期到零八年八月三日,免費入場。:))〔Google Maps 牛房倉庫位置:紅街市沿提督馬路向球場方向,兩個街口便到達。〕

後記:兩三天的陽光,然後來一個「風神」。雖然澳門沒有掛八號,但卻帶來不少雨水。不知又要多久才再見陽光了。

風和日麗 - 澳門隨拍 一

星期日,酷熱,但難得風和日麗。崇拜後到永樂看《文雀》,沿途用傻瓜機隨意拍了一些照片。


白鴿巢
對遊客,這是歷史城區。對我,則是返崇拜的地方。(當然,我是在附近的教會崇拜,而不是在公園:p)〔Google Maps 位置


連勝街望向白鴿巢
行前一點就是遊戲機中心、保齡球場、溜冰場等〔Google Maps 位置


由鏡湖到永樂途中的分叉口 ...
或向左 (永樂戲院),或向右 (三盞燈附近)〔Google Maps 位置


永樂戲院
澳門不少中港電影都只會在這裡放映,所以我都常到這裡。大戲院,手寫戲票,在香港已經幾乎絕跡,但我卻很喜歡在這裡看戲的感覺。而且數年前才再裝修,戲院內的座椅及設備頗舒適整潔,絕不失禮。〔Google Maps 位置

夜已深,先貼這四張照片,過數天才貼其它。:)

電腦繪圖 - 練習 - 衣物模擬

Blender 剛出了 2.46 版,增加了 cloth simulation,所以花一點時間,試一試這功能。

上圖是一段五秒影片的一格。[影片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2ykaKisxfvg]

難題一:我本來想在尾段如魔術般用一隻看不見的「手」取走那張布,但還未弄清如何在影片中段才啟動 pinning,所以改用為在尾段用吹走它。

難題二:本來以為在尾段把布下面的東西(其實是 Blender 的 Suzanne)瞬間移至另一層 (layer) 便可,但不知何故那張布仍受另一層的物件影響。所以在尾段把那東西一格移地面下面,同時間啟動風源吹走那張布。這做法不太理想,但暫時唯有這樣解決。

Blender link

《聖經鳥瞰》[黃錫木]

Image of 聖經鳥瞰
聖經鳥瞰-基礎篇

Image of 聖經鳥瞰
聖經鳥瞰-進深篇

我初信時已讀過一些有關聖經的入門書,例如《新約研究透視》(黃錫木)及《恩怨情仇論舊約》(李思敬),亦算做看過了新舊約的大部份。但總覺得我的起點有點太嚴肅學術,研經似的,靈修時卻有點不到位。所以今年初嘗試從頭做起,找了兩本給初信者的書來讀:黃錫木為聖經通識義寫的《聖經鳥瞰─基礎篇》及《聖經鳥瞰─進深篇》。

雖然我不是初信,但從這兩本書上亦得到一些重要的啟發。若已讀經一段日子,對《基礎篇》首三章的內容應不陌生。但第五、六兩章有關聖經中的歷史背景及人民生活,則對瞭解聖經中的人和事有一定幫助。而我對第七章「讀經的須知」則特別喜歡。作者並不迴避一些敏感的題目,例如譯本間的差異及如何選擇譯本、聖經的清晰性、聖經中的人和事與現今社會的文化差距等。我欣嘗作者觸及這些問題,是因為信徒或遲或早都會面對和這課題相關的困難或疑惑,特別是那些較理智型的信徒。作者亦在第七章引介了不同類型的讀者,及淺述每類型的人可如何讀經。雖然我不盡同意這部份,但卻相信這部份能刺激讀者反思自己的性格,從而摸索出適合自己的讀經進路和方法。

《進深篇》較短,只有三章,但皆涉及十分重要的課題。第一章討論聖經的形成。從歷史來看,書卷被包括入今日的新教聖經的過程是怎樣的?投票?權威?我們如何看待聖經的「神聖性」?那些不被包括入聖經的早期文獻(次經或經外文獻)又應如何看待?第二章探討聖經的流傳。聖經不同廿世紀由出版社印發的書籍,有不少書卷都有不同的版本。若聖經是神的話語,則如何處理版本差異所帶來的問題?在第三章,作者坦誠地討論研經的困難,例如聖經中的男性語言與今天男女平等思想,及聖經時代與現今社會間的文化差異。作者亦討論舊約歷史的問題(有沒有其它古代文獻可印證舊約記述的歷史?),福音書間對一事件記載上的差異甚至矛盾,以至洪水故事。當然,作者亦提出了一些對這些問題的回應,例如應明白舊約歷史書並不單是歷史書,而是以色列人對信仰的表述。福音書亦不是記事,而是「談及信仰」。

我最欣嘗的,是作者並不迴避讀經上會遇到難題,亦沒有試圖「一錘定音」地解決所有難題。正正因為重視信仰,對信仰認真,我們更應面對這些問題,既嘗試處理,亦明白人的有限。雖然這兩本是入門書,但我想,它們是較適合我這些傾向理性思考的信徒。學術性的研經書就很多,但這兩本書既顧及理性討論,亦顧及日常的讀經生活,正正切合我的需要。讀經時能學習敏銳於經文所表達的信息,理性的同時不會反被我自己的「片面理性」所誤。

分享?

今晚受難節崇拜之後,本來有很多事情想分享,但最後決定暫且不談那些,而想談一談分享本身。

寫了三年多網誌,間中會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體會,亦會分享自己的想法及立下的一些小小志向。這樣做其實「風險」頗高。何解?若只是口裡說,耳裡聽,日子久了,身邊沒有多少人會記得。想做的沒有做到?說一套做一套?可能根本沒有人記得我曾經說過甚麼,甚至連自己亦可能不記得。當然,神一定會記得,但在地上的後果就會少一點。

但寫在網誌則完全不同。

在己,即使自己一時不記得當日說過甚麼,立下過甚麼小志,有一日回看舊文時會記得。一對照之下,做到多少,做到做不到,不容抵賴,裝沒有說過也不行。所有過失,心裡知道。逃不過良心,更不可能在禱告裡裝作不記得。

在外,我不記得,身邊人卻可能會記得。網上說甚麼,平日做甚麼,別人一一看在眼裡,放在心裡。主內弟兄姊妹可能會諒解人人有軟弱。但其它人看來,任何言行不一,都可以成了反見證。而且我是用真實姓名寫網誌的,就算是我不認識他但他認識我的人,一樣可以把我的言與行核對一番,審判一番。

再者,網誌文章一在線,便會落入 Google 等搜尋器的網羅,人人都可搜尋得到。在可見的一段長時間,即使我關站,亦一樣可以在「頁庫存檔」找到我的網誌文章。這些文章一上網,便已成了「人類網上史」的一部份───至少是「短期史料」。逃不掉,抹不去。

為甚麼還要寫?還要高言「小志」?

我在網上分享,本來就不想有退路。見證,本來就是要向別人做的。當然,跌倒一定會有,失敗一定會發生。但與其只表現信仰生活好的一面,不如如實地把起跌亦分享。我並不完美無瑕,亦稱不上是虔誠的基督徒,更說不上活出基督的樣式。我在網誌分享信仰,並不是希望宣傳經包裝過的福音。我想做的,就是分享罷了。信仰生活,本來就是一生不斷要做的功課。決志,只是開始,不是終結。今晚受難節講道的經文是馬可福音8章29至38節。在第8節下,耶穌對眾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現實是,捨已之後,有不少人不願背起十字架,或時背起時放低,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堅信的,絕不是自己言行一致的能力或意志。我堅信的,是始終與我同行的那一位。是那位在我做得不好的時候,願意赦免我,與我繼續向前行的那一位。

感謝主。^_^

袋裝助聽器


我2000年開始用耳內式助聽器,轉眼間已經差不多八年。之前十多年都是用掛耳式的。但我想,應該甚少友好知道我小學時曾經用過袋裝助聽器。其實我對那段日子只有模糊印像。這兩張圖是根據我十分模糊的記憶以及網上圖片製作的。當時的助聽器是教署分配的,我不記得用過多少部,但記得其中一部應是奶白色機身,用AA電的。不過因為技術問題,我在這兩張圖則用上了奶黃色。

我已經記不起用袋裝機那段時期的感受。即使用掛耳,平時別人都不一定會留意得到。用耳內則更容易留意不到。但用袋裝機,還要是小小小學生掛在小小校服恤衫袋,應該是十分顯眼的。但不知是沒有甚麼,還是壓抑了,我真的想不起當時的感受如何。連用了袋裝機多久亦不記得,不過我猜到了小學高年級時,應該已經轉用了掛耳罷。

這幾天突然想起袋裝機,是因為好奇。好奇當時幾歲大的我其實如何看自己。即使是掛耳式,如果頭髮稍長,便不容易察覺。但袋裝機不單容易看見,亦會吸引注意力。我現在用耳內式都只是因為它不易被汗水弄壞,而不是因為想隱藏。但現在若要我用袋裝機,我都會有點抗拒。當時小小年紀的我,真的沒有甚麼?

要找個機會訪問一下爸媽,據他們觀察,當時的我是怎樣的。

(可惜那時的助聽器是政府財產,否則可留起來做記念,做成長的見證。:p)
注:以上兩圖是用開放源碼程式 Blender 製作的。Blender link

虛偽

我想,甚少人沒有不為人知或表裡不一的一面。信主一段日子,在教會特別見得多。崇拜時和藹可親,在公司可以板起面孔對下屬。在教會謙讓有禮,在外可以自高自大。

有些人則相反,在公司可以對人人都友善,但在家卻可以對家人呼來喝去。在學校樂於助人,在家飯來張口。

但是‧‧‧那一部份是假,那一部份是真?是在外對人友善是真?還是在家呼來喝去是真?在外自高自大是真,還是在教會謙卑是真?

還是‧‧‧全都某程度是真,是個性的一部份?只因著環境與個人的組合,而生出截然不同的行為?

「我都想好像對教會弟兄姊妹一樣對家人,但‧‧‧實在很難改變,已經這樣相處十多年,很難一時三刻改變。」

「我並非對下屬刻意板起面孔,但我始終是擔當管理的角色,若和藹可親,我怕很難令他們聽聽話話。我也要向我的上司負責的。」

「我其實都不明白為何要謙卑。我年薪數百萬,教友大都只是中產。但沒有辦法,若我不裝出謙卑,他們並不願意接受我。」

「那客戶的要求其實十分無理的,但沒有辦法,我做售貨的,要盡量保持笑容‧‧‧他也是買服務吧,我心情多壞,也要做一個專業的售貨。」

我絕不是想為所有所謂虛偽的人說好話。只是覺得有時候,表裡不一的背後,可能有很多不同的原因。

可能是心靈有軟弱,以致在家不像一個基督徒───但不等於當中並無掙扎。可能只是在戰勝軟弱以先,被人發現了,受指責了。

可能是工作需要,以致要換上另一面孔───即使這並不是心中理想的「我」,但為要工作,為要負責任地工作,必須扮演另一角色。

可能是別人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另一面───既然不能分享,不能被接受,唯有把這一面藏起來。

可能是為了保護別人的心靈免受傷害───出於愛,是謂厚道。

友好們‧‧‧認識我愈久,愈有機會見到我不同的面向。那是真?那是假?可能都有點真,都有點假。可能是我不想做的,不幸給你知道了。可能是我想做的,卻怕你知道了。可能‧‧‧我都不知這樣做了,你說了我才知道。

人就是有點複雜。

或許,只是我有點複雜,但卻投射到「人」身上‧‧‧

靈修筆記: 謙卑

2月1日的《靈命日糧》: 『勇於不同』。經文是很多弟兄姊妹都熟悉的林後第五章:「‧‧‧新造的人‧‧‧」。靈命日糧作者的著眼點是勇於跟從基督,勇於與人不同,免得令人誤會了基督。但我讀完那段經文,想到的卻是自己如何經常失見證,愧對基督。

2007年上半年,分別寫了《靈修筆記: 謙卑》及《在驕傲處跌倒》,勉勵自己學習謙卑。今日再讀,真的如之前所寫,謙卑是一生的功課───因為平日一說閒話,議論一番,便即時失卻謙卑。批評論斷一番之後,夜欄人靜時,回頭看,即見自己眼中的樑木。說實在,都常因此感氣餒。

自己一人對著電腦,可以高談謙卑。一回到社會,即變回常人,只看到週遭的刺,忘了我話人時人話我,我笑人時人笑我。

要寫要做的,都已寫在之前的兩篇分享文章。今日,只想用一幅圖表達我的心情。

我沒有資格看不起人。

電腦繪圖 - 練習八 - 流體模擬

大半年沒有時間練習。早陣子換了新電腦,為了試一試它的效能,做了一個流體模擬的習作。

另外亦製作了一段十秒的影片。來源檔基本上相同,不過因為需時頗長(25FPS,要渲染 250 張圖),所以製片時我調低了畫質。[影片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9ELwsAJf_70]

這短短十秒,3GHz雙核處理器,2G記憶體,用 YafRay 渲染便花了差不多兩小時。之前流體模擬的 baking 亦花了差不多三十分鐘。但效果仍然只是一般。

絕對明白有水的電腦動畫電影,真的「格格皆辛苦」‧‧‧辛苦了那一堆電腦。

Blender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