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鳥瞰》[黃錫木]

Image of 聖經鳥瞰
聖經鳥瞰-基礎篇

Image of 聖經鳥瞰
聖經鳥瞰-進深篇

我初信時已讀過一些有關聖經的入門書,例如《新約研究透視》(黃錫木)及《恩怨情仇論舊約》(李思敬),亦算做看過了新舊約的大部份。但總覺得我的起點有點太嚴肅學術,研經似的,靈修時卻有點不到位。所以今年初嘗試從頭做起,找了兩本給初信者的書來讀:黃錫木為聖經通識義寫的《聖經鳥瞰─基礎篇》及《聖經鳥瞰─進深篇》。

雖然我不是初信,但從這兩本書上亦得到一些重要的啟發。若已讀經一段日子,對《基礎篇》首三章的內容應不陌生。但第五、六兩章有關聖經中的歷史背景及人民生活,則對瞭解聖經中的人和事有一定幫助。而我對第七章「讀經的須知」則特別喜歡。作者並不迴避一些敏感的題目,例如譯本間的差異及如何選擇譯本、聖經的清晰性、聖經中的人和事與現今社會的文化差距等。我欣嘗作者觸及這些問題,是因為信徒或遲或早都會面對和這課題相關的困難或疑惑,特別是那些較理智型的信徒。作者亦在第七章引介了不同類型的讀者,及淺述每類型的人可如何讀經。雖然我不盡同意這部份,但卻相信這部份能刺激讀者反思自己的性格,從而摸索出適合自己的讀經進路和方法。

《進深篇》較短,只有三章,但皆涉及十分重要的課題。第一章討論聖經的形成。從歷史來看,書卷被包括入今日的新教聖經的過程是怎樣的?投票?權威?我們如何看待聖經的「神聖性」?那些不被包括入聖經的早期文獻(次經或經外文獻)又應如何看待?第二章探討聖經的流傳。聖經不同廿世紀由出版社印發的書籍,有不少書卷都有不同的版本。若聖經是神的話語,則如何處理版本差異所帶來的問題?在第三章,作者坦誠地討論研經的困難,例如聖經中的男性語言與今天男女平等思想,及聖經時代與現今社會間的文化差異。作者亦討論舊約歷史的問題(有沒有其它古代文獻可印證舊約記述的歷史?),福音書間對一事件記載上的差異甚至矛盾,以至洪水故事。當然,作者亦提出了一些對這些問題的回應,例如應明白舊約歷史書並不單是歷史書,而是以色列人對信仰的表述。福音書亦不是記事,而是「談及信仰」。

我最欣嘗的,是作者並不迴避讀經上會遇到難題,亦沒有試圖「一錘定音」地解決所有難題。正正因為重視信仰,對信仰認真,我們更應面對這些問題,既嘗試處理,亦明白人的有限。雖然這兩本是入門書,但我想,它們是較適合我這些傾向理性思考的信徒。學術性的研經書就很多,但這兩本書既顧及理性討論,亦顧及日常的讀經生活,正正切合我的需要。讀經時能學習敏銳於經文所表達的信息,理性的同時不會反被我自己的「片面理性」所誤。

分享?

今晚受難節崇拜之後,本來有很多事情想分享,但最後決定暫且不談那些,而想談一談分享本身。

寫了三年多網誌,間中會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體會,亦會分享自己的想法及立下的一些小小志向。這樣做其實「風險」頗高。何解?若只是口裡說,耳裡聽,日子久了,身邊沒有多少人會記得。想做的沒有做到?說一套做一套?可能根本沒有人記得我曾經說過甚麼,甚至連自己亦可能不記得。當然,神一定會記得,但在地上的後果就會少一點。

但寫在網誌則完全不同。

在己,即使自己一時不記得當日說過甚麼,立下過甚麼小志,有一日回看舊文時會記得。一對照之下,做到多少,做到做不到,不容抵賴,裝沒有說過也不行。所有過失,心裡知道。逃不過良心,更不可能在禱告裡裝作不記得。

在外,我不記得,身邊人卻可能會記得。網上說甚麼,平日做甚麼,別人一一看在眼裡,放在心裡。主內弟兄姊妹可能會諒解人人有軟弱。但其它人看來,任何言行不一,都可以成了反見證。而且我是用真實姓名寫網誌的,就算是我不認識他但他認識我的人,一樣可以把我的言與行核對一番,審判一番。

再者,網誌文章一在線,便會落入 Google 等搜尋器的網羅,人人都可搜尋得到。在可見的一段長時間,即使我關站,亦一樣可以在「頁庫存檔」找到我的網誌文章。這些文章一上網,便已成了「人類網上史」的一部份───至少是「短期史料」。逃不掉,抹不去。

為甚麼還要寫?還要高言「小志」?

我在網上分享,本來就不想有退路。見證,本來就是要向別人做的。當然,跌倒一定會有,失敗一定會發生。但與其只表現信仰生活好的一面,不如如實地把起跌亦分享。我並不完美無瑕,亦稱不上是虔誠的基督徒,更說不上活出基督的樣式。我在網誌分享信仰,並不是希望宣傳經包裝過的福音。我想做的,就是分享罷了。信仰生活,本來就是一生不斷要做的功課。決志,只是開始,不是終結。今晚受難節講道的經文是馬可福音8章29至38節。在第8節下,耶穌對眾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現實是,捨已之後,有不少人不願背起十字架,或時背起時放低,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堅信的,絕不是自己言行一致的能力或意志。我堅信的,是始終與我同行的那一位。是那位在我做得不好的時候,願意赦免我,與我繼續向前行的那一位。

感謝主。^_^

袋裝助聽器


我2000年開始用耳內式助聽器,轉眼間已經差不多八年。之前十多年都是用掛耳式的。但我想,應該甚少友好知道我小學時曾經用過袋裝助聽器。其實我對那段日子只有模糊印像。這兩張圖是根據我十分模糊的記憶以及網上圖片製作的。當時的助聽器是教署分配的,我不記得用過多少部,但記得其中一部應是奶白色機身,用AA電的。不過因為技術問題,我在這兩張圖則用上了奶黃色。

我已經記不起用袋裝機那段時期的感受。即使用掛耳,平時別人都不一定會留意得到。用耳內則更容易留意不到。但用袋裝機,還要是小小小學生掛在小小校服恤衫袋,應該是十分顯眼的。但不知是沒有甚麼,還是壓抑了,我真的想不起當時的感受如何。連用了袋裝機多久亦不記得,不過我猜到了小學高年級時,應該已經轉用了掛耳罷。

這幾天突然想起袋裝機,是因為好奇。好奇當時幾歲大的我其實如何看自己。即使是掛耳式,如果頭髮稍長,便不容易察覺。但袋裝機不單容易看見,亦會吸引注意力。我現在用耳內式都只是因為它不易被汗水弄壞,而不是因為想隱藏。但現在若要我用袋裝機,我都會有點抗拒。當時小小年紀的我,真的沒有甚麼?

要找個機會訪問一下爸媽,據他們觀察,當時的我是怎樣的。

(可惜那時的助聽器是政府財產,否則可留起來做記念,做成長的見證。:p)
注:以上兩圖是用開放源碼程式 Blender 製作的。Blender link

虛偽

我想,甚少人沒有不為人知或表裡不一的一面。信主一段日子,在教會特別見得多。崇拜時和藹可親,在公司可以板起面孔對下屬。在教會謙讓有禮,在外可以自高自大。

有些人則相反,在公司可以對人人都友善,但在家卻可以對家人呼來喝去。在學校樂於助人,在家飯來張口。

但是‧‧‧那一部份是假,那一部份是真?是在外對人友善是真?還是在家呼來喝去是真?在外自高自大是真,還是在教會謙卑是真?

還是‧‧‧全都某程度是真,是個性的一部份?只因著環境與個人的組合,而生出截然不同的行為?

「我都想好像對教會弟兄姊妹一樣對家人,但‧‧‧實在很難改變,已經這樣相處十多年,很難一時三刻改變。」

「我並非對下屬刻意板起面孔,但我始終是擔當管理的角色,若和藹可親,我怕很難令他們聽聽話話。我也要向我的上司負責的。」

「我其實都不明白為何要謙卑。我年薪數百萬,教友大都只是中產。但沒有辦法,若我不裝出謙卑,他們並不願意接受我。」

「那客戶的要求其實十分無理的,但沒有辦法,我做售貨的,要盡量保持笑容‧‧‧他也是買服務吧,我心情多壞,也要做一個專業的售貨。」

我絕不是想為所有所謂虛偽的人說好話。只是覺得有時候,表裡不一的背後,可能有很多不同的原因。

可能是心靈有軟弱,以致在家不像一個基督徒───但不等於當中並無掙扎。可能只是在戰勝軟弱以先,被人發現了,受指責了。

可能是工作需要,以致要換上另一面孔───即使這並不是心中理想的「我」,但為要工作,為要負責任地工作,必須扮演另一角色。

可能是別人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另一面───既然不能分享,不能被接受,唯有把這一面藏起來。

可能是為了保護別人的心靈免受傷害───出於愛,是謂厚道。

友好們‧‧‧認識我愈久,愈有機會見到我不同的面向。那是真?那是假?可能都有點真,都有點假。可能是我不想做的,不幸給你知道了。可能是我想做的,卻怕你知道了。可能‧‧‧我都不知這樣做了,你說了我才知道。

人就是有點複雜。

或許,只是我有點複雜,但卻投射到「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