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偽

我想,甚少人沒有不為人知或表裡不一的一面。信主一段日子,在教會特別見得多。崇拜時和藹可親,在公司可以板起面孔對下屬。在教會謙讓有禮,在外可以自高自大。

有些人則相反,在公司可以對人人都友善,但在家卻可以對家人呼來喝去。在學校樂於助人,在家飯來張口。

但是‧‧‧那一部份是假,那一部份是真?是在外對人友善是真?還是在家呼來喝去是真?在外自高自大是真,還是在教會謙卑是真?

還是‧‧‧全都某程度是真,是個性的一部份?只因著環境與個人的組合,而生出截然不同的行為?

「我都想好像對教會弟兄姊妹一樣對家人,但‧‧‧實在很難改變,已經這樣相處十多年,很難一時三刻改變。」

「我並非對下屬刻意板起面孔,但我始終是擔當管理的角色,若和藹可親,我怕很難令他們聽聽話話。我也要向我的上司負責的。」

「我其實都不明白為何要謙卑。我年薪數百萬,教友大都只是中產。但沒有辦法,若我不裝出謙卑,他們並不願意接受我。」

「那客戶的要求其實十分無理的,但沒有辦法,我做售貨的,要盡量保持笑容‧‧‧他也是買服務吧,我心情多壞,也要做一個專業的售貨。」

我絕不是想為所有所謂虛偽的人說好話。只是覺得有時候,表裡不一的背後,可能有很多不同的原因。

可能是心靈有軟弱,以致在家不像一個基督徒───但不等於當中並無掙扎。可能只是在戰勝軟弱以先,被人發現了,受指責了。

可能是工作需要,以致要換上另一面孔───即使這並不是心中理想的「我」,但為要工作,為要負責任地工作,必須扮演另一角色。

可能是別人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另一面───既然不能分享,不能被接受,唯有把這一面藏起來。

可能是為了保護別人的心靈免受傷害───出於愛,是謂厚道。

友好們‧‧‧認識我愈久,愈有機會見到我不同的面向。那是真?那是假?可能都有點真,都有點假。可能是我不想做的,不幸給你知道了。可能是我想做的,卻怕你知道了。可能‧‧‧我都不知這樣做了,你說了我才知道。

人就是有點複雜。

或許,只是我有點複雜,但卻投射到「人」身上‧‧‧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