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錯與聽不到

說話清楚,其實不是必然的。

記得差不多十年前,出席團契聚會初期,認識一個言語治療師。她知道我聽覺不好,讚我說話都頗清楚。言下之意,說話清楚對我不是必然的。

當時感覺有點奇怪,因之前從來沒想過。

後來知道,對一些有相似困難的朋友來說,語言能力是會受到影響。而我,可能因為在兒時學說話時,問題未算嚴重,所以未有受到太大影響。

但近年多留意自己的情況,發現其實聽覺問題對我的語言能力都有一些細微的影響。

即使是母語粵語,原來有些字讀錯了很多年,但從來不知道,即使常常聽這些字。說來慚愧,其中一個字,是「崇基學院」及「崇拜」的「崇」(sung4)字,我常以為與「唇」(seon4)同音。「打獵」的「獵」,及「糾纏」的「纏」,我亦常讀錯。這兩字還好,若我留心口形,則會發覺「獵」(lip6)非「烈」(lit6),「纏」(cin4)非「潛」(cim4)。「崇」與「唇」口形不像 n 及 m 那麼易分辨,若不留心,不容易分。「崇拜」這詞那麼重要,我有時拜託太太重覆「崇」與「唇」數次,希望聽清楚,但其實都不是常常聽到兩者的分別。

讀錯這些字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學的時候說已經聽錯了,學了錯的讀音,但又不知道。而日常對話中,常要猜,那麼聽得不清楚,就自動代入那錯的讀音,以為自己「聽」到那錯的讀音,而別人亦不會特意更正我的讀音,尤其是我的母語,所以從來不知自己錯了。「崇」字都是去年偶然下發現,別人說的和我以為的好像有點不同,一問之下才知道自己讀錯了。

英語亦有英語的問題。大家可能會想,弱聽不同失聰,聽外界聲音難,但聽自己的聲音,應該不差罷。不一定是這樣的。我若不戴助聽器,英語中的 t, s, st, p, 等尾音,就算是我自己說,亦幾乎完全聽不到。讀 last, best, that, top, grace, 等字,我會知道自己口裡有「相關動作」,但其實並不能聽到這些聲音,即使我十分用力,誇張地發這些聲音。所以這些音我很難發得正確。戴了助聽器,情況會較好。但助聽器有點像用了均衡器 (equalizer) 的擴音裝置,尾音的音量和其他聲音的音量是否相近,我自己其實並不知道,亦不知道那些尾音別人聽來如何。所以為了自己聽到,我可能會誇張了這些尾音亦不自知。

記得有一次上課,不知是否音響設定的問題,喇叭的聲音十分低沉,我即使戴了助聽器,自己所說的尾音亦幾乎全部聽不到。真是一場惡夢。不想漏讀那些尾音,但若為要自己聽到而太用力讀,別人又可能聽得怪怪的。惟有只確保口裡有「相關動作」,「希望」那些尾音有讀出來───即使自己其實根本聽不到。

我相信這些經歷是健聽的人很難體會的,因為即使戴上耳塞,健聽的人仍會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所以可能較難明白自己要發出一些自己聽不到的聲音的難度。

但正如開首我的言語治療師朋友所說,與其他朋友相比,我語言上的問題其實已經是十分十分輕微的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