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寫弱聽

和友好談天,提及我近來關於弱聽的數篇文章,發覺我好像沒有交代近來為何突然如此坦率的寫這題目,所以在此略為解釋。

其實,都因為一本書:Missed Connections (Barbara Stenross)

More about Missed Connections
這本書主要是記述作者在一個由不同程度聾人組成的組織的所見所聞。詳細內容他日有機會再談。這本書給我的最大震撼,是突然醒覺到自己的其中一面一直是孤孤單單的。身邊完全沒有同樣是聾或弱聽的朋友,完全沒有參與任何聾人組織,亦沒有申請殘疾人士登記證。一直嘗試作為───或扮作───一個「正常人」生活。

讀到書中組員互相之間的分享,十分響往,因為愈讀愈有共鳴。他們之間的分享,大部份亦是我生活中所曾經歷的。但這些經歷,除了太太之外,就甚少機會和別人分享。即使是中學或大學同學,可能因為待我如「常」,可能因為不知如何說,或因其它原因,二十多年裡,和朋輩友好的相處中,幾乎完完全全沒有觸及聾及弱聽這話題。

原來我心底裡渴望有同路人。

所以決定作一點改變。

開始多在這裡分享我的經驗及感受。雖然我甚少友好寫網誌,亦甚少友好到訪我的網誌。寫給路過的,或有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或和我一樣「融合」得太徹底的。寫給別人,寫給自己。希望別人不要如我一般,過度「融合」。

亦嘗試走出來,做一點事,雖然只是很微少的事。行了數小步,發覺十分困難。因為自己「融合」得太久,說實話,試過忽略了同是弱聽的人的困難,令人難受。自己亦不了解別人,處理得不好。─── 但我定意要繼續行,因為錯失了太多時間了。

亦取了「殘疾人士登記證」。:p

不是要同情,不是要好處,不是找借口。

只是希望如實面對神給我的處境罷了。:)

有情緒時宜不言

十分記得網上流傳的一個故事,以釘子插在一塊木板上面,來比喻傷人的說話。釘子可以拔出來,但釘孔還在。傷人的說話,即使原諒了,傷口還在。

初認識我的人,以為我十分斯文,用廣東話形容,十分「稔善」。有時甚至有點像和事老,常說「你有你的道理,他亦有他的看法,一場誤會罷了」。當然,我相信「斯文」「稔善」的確是我眾多真實面貌的其中一面。但認識我的時間多一點,相處多一點,會發覺我就快四十歲人,但其實內心深處仍然有一個「熱血青年」,遇上一些事情,「熱血青年」就會走出來,憤世一番。

我一直認為,做人要有理想,有堅持,有原則。可以「化」,可以面對現實,但要有底線。面對現實是為務實地達到理想,而不是為放棄理想。

此所以快四十歲人,「熱血青年」還在。

但一熱血,就有情緒。

情緒是十分強大的驅動力,做學問及發揮創意都要情緒,推動事情亦要情緒,所以我一向都擁抱情緒。

但控制不宜,則情緒會令我亂說話。說心底話還好,對得起天地良心。但坦白說,有情緒時,可能會說一些不是真心但傷人的說話,說一些自己會後悔的說話。

覺得後悔,不一定是因為得罪了人,因為當事人可能根本聽不到。覺得後悔,是因為當自己冷靜下來,自己都會不同意那些說話,甚至會不喜歡自己這樣說話。

即使當事人聽不到,但自己心裡知道,旁人知道。傷不了人,卻會傷了自己。釘子不釘在別人身上,卻釘在自己身上。

我會繼續擁抱情緒,繼續「熱血」。但要學習有情緒時慎言或甚至不言。

詩篇 34:12-13「有何人喜好存活、愛慕長壽、得享美福,就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行出來真的不易。耶穌的寶血能遮蓋那些釘孔,但為衪行點好,多聽聖靈的提醒,少一點釘子,少一點釘孔,不是更好?

過去的,讓它過去罷。跌倒了,起來吧。重新上路,多儆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