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錯的

去年跟朋友閒談,他說有些人覺得我沒有自信,我覺得十分奇怪。後來想想,可能因為我討論學術問題的態度帶來這感覺。

在行為科學甚至研究方法,未知的領域還有很多。所謂已知的領域,亦可能有不少不足的地方有待發現。今天的權威,今日主流的理論,五十年、二十年、十年或甚至五年後,有多少不會成為過時?當然不是全都會過時,有些甚至可以影響數十至數百年。但今時今日,我們受當下知識所限,誰說得準那一理論可以完全無誤,將來不會被其他理論取代?

所以我要求自己求學問的態度,是經常嘗試質疑自己的立場及看法,隨時準備說「我錯了」。自己兼演 devil's advocate。並非自信心低。或許正相反,自信心高才不怕錯,甚至希望自己是第一個發現錯處,及第一個提出更好看法的。若然自己提出的想法錯了,認了,便再努力想一想下一步如何罷。我的自信並不建基於已經建立的,乃建基於建立的能力。

說實在,因情緒或防衛機制的影響,或社會角色上限制,或個人性格上的軟弱,我亦不能時刻持這態度。但至少這是我的理想。

所以我最欣賞的學者,是那些分享自己所知所長及自己意見的同時,亦願意和別人甚至學生分享自己不懂、不明白、有待探討的地方。興幸從學生時代到現在,身邊亦有不少這樣的良師及前輩。

自己會嘗試自我質疑,所以常說,不怕學生問問題及提出反對意見,甚至找出我看法上的不足───教育的其中一個目標本應是令別人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最怕的,是完全沒有意見,完全同意我所說的。另一種我怕遇到的,是除了「我覺得」這一個「反對理由」之外,說不出其他理由。

但是現今處處市場化,甚至「商業化」,學術界亦未能倖免。理論,已成為「你的」、「我的」、「他的」「產品」。理論對錯已不再是單純的知識追求,亦滲雜了個人甚至機構的榮辱。

我還能堅持自己的理想多久?能多久,便多久。我做得不好,想得不對的,不同意我的,歡迎提點。別人的意見我不一定同意,但一定會聽 :)

2 則留言:

  1. "自己兼演 devil's advocate。並非自信心低。或許正相反,自信心高才不怕錯"
    我也曾以這理由來辯釋~ ^^

    共勉之。

    回覆刪除
  2. 和樹輝老師討論的時候樹輝老師的態度總是很謙虛的, 常常在表達完自己意見之後重複的說著"我也可以是錯的"這句話, 很 encouraging, 讓人可以很安心地講出自己的見解, 而沒有那種怕會說錯話的憂慮......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