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寫...

很長時間沒有寫網誌。第一,老問題:忙。第二,實在太多人寫東西,太多被忽略的角度見解,分享便可,不用再寫。第三,不想寫完不久便被誤解或被遺忘,寫得快,我多寫得不好,不如不寫。

有興趣知多一點我分享甚麼,可看我在 Google+ 的公開分享,或訂閱我在 Twitter 的分享。

我讀甚麼書?可到我在aNobii 的書櫃

我看了甚麼電影?可到我在 Flixster 的觀影記錄

我上載或喜歡的影片?可到我的 Youtube 頻道

我拍了甚麼照片?可到我的 Google 公開相簿

不求多人看,只求分享多一點。^_^

身在恩典而不自知

因緣際會,近日認識了一些聾人圑體,讀了一些聾人的文章。

百感交雜。

原來我十分幸福,身在恩典而不自知。

若我沒有記錯,我是初小時被發現聽覺有問題,當時已經在香港的主流小學就讀。不用愁如何找主流學校。但原來,主流學校繼續讓你就讀,並不是必然的。

學校有中學部,直升上中學一般沒有問題。但原來,中學部願意收我,並不是必然的。

小學時戴的是十分顯眼的袋裝式助聽器。沒有同學欺凌、取笑、甚至搶助聽器來玩,並不是必然的。

中學時,轉掛耳式,沒有袋裝式那麼顯眼。繼續安安定定,有不少友好,一同玩,一同讀書,並不是必然的。

學校沒有老師給我難聽的說話,沒有嫌我麻煩,並不是必然的。

以上的幸福經歷,都不是必然。

我是成長於沒有平等機會委員會殘疾歧視條例的年代。是歧視、偏見仍普遍和不受約束的年代。而我,並沒有意識去爭取甚麼。我所得到的,更顯得是恩典。

以前當自己正常,沒有留意到,生活不必然如此順利。

十分感謝以前的校長、老師、及同學。當年,還沒有甚麼融合教育,但原來他們默默地就已經做了。

回歸

原來已經超過一年半沒有在這網誌寫文章。我想,原因有三。

第一,女兒出世,忙忙忙。

第二,多上了 facebook,大部份雜想皆在那裡分享。與友人分享,不用成文,一句起,兩句止。

第三,工作繁重,寫網誌有罪疚感。

時常想等到較空閒時再寫網誌,記下自己所思所想。但不少思緒,卻已經在等候期間被遺忘了、消失了。

而且,在未來十多二十年,應該都不會空閒。工作,應有限制。一點兒私人空間,合情合理,亦有益身心平衡,有利可持續工作。

決定不等,現在就回歸。

不為發表意見,因為網上意見一大堆,專家無數,評論員處處皆是,自問不能為公共意見庫增值。不是我沒有意見,只是不為發表意見而寫。

亦不為增加人流或訪客。沒有能力,亦沒有興趣。

人生角色多了,生命有限。重新想一想網誌的位置。今次回歸,原因有三。

第一,留給將來的自己回憶,看看當年的所思所想。人的記憶並不可靠,寫下來較好。

第二,在網上偶然會讀到令我共鳴的文章。在這裡寫,給文章機會找到知音。知音不用多,一個也好。牙痛文學又如何?牙痛的朋友亦有找知音的權利。

第三,公開寫,令自己慎言。慎言不是因為怕事怕惹禍,是鼓勵自己想清楚,負責任。

原因和六年前初寫網誌時差不多,但更簡單。

回歸。本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