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恩典而不自知

因緣際會,近日認識了一些聾人圑體,讀了一些聾人的文章。

百感交雜。

原來我十分幸福,身在恩典而不自知。

若我沒有記錯,我是初小時被發現聽覺有問題,當時已經在香港的主流小學就讀。不用愁如何找主流學校。但原來,主流學校繼續讓你就讀,並不是必然的。

學校有中學部,直升上中學一般沒有問題。但原來,中學部願意收我,並不是必然的。

小學時戴的是十分顯眼的袋裝式助聽器。沒有同學欺凌、取笑、甚至搶助聽器來玩,並不是必然的。

中學時,轉掛耳式,沒有袋裝式那麼顯眼。繼續安安定定,有不少友好,一同玩,一同讀書,並不是必然的。

學校沒有老師給我難聽的說話,沒有嫌我麻煩,並不是必然的。

以上的幸福經歷,都不是必然。

我是成長於沒有平等機會委員會殘疾歧視條例的年代。是歧視、偏見仍普遍和不受約束的年代。而我,並沒有意識去爭取甚麼。我所得到的,更顯得是恩典。

以前當自己正常,沒有留意到,生活不必然如此順利。

十分感謝以前的校長、老師、及同學。當年,還沒有甚麼融合教育,但原來他們默默地就已經做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