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筆記: 感謝主

今天靈修讀到七月廿八日的靈命日糧文章《太陽沒有升起》。大意是我們常在恩典之中,卻反而不懂感恩及珍惜。要到失而復得,才懂感謝神。

早前在電視碰巧看到重播爾冬陞的《新不了情》。戲中女角患了絕症,病情有起有落,最後終要在年青時離世。她本來就被視為生存機會不高的,愈年長,每一天愈寶貴。故事罷了?只要曾經到醫院探訪一下,便會發現有不少情況相似的病人。

與我們可干?若身在其中,問為何是自己,為何要受這些苦,是人之常情,局外人必須接受和諒解。若大體上健健康康,又有沒有問過,為何健康的是自己?為何在病榻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

可能有人會歸因於個人生活習慣、飲食等等的個人因素。當然,除了一出身便受的苦,個人對自身的境況有一定影響,這是無可爭議的。但有沒有想過,為何我生在和平世代,而不是一次或二次大戰的時候?為何我生在香港,而不是生戰火不停的地方?

我自問不懂回答這些問題,亦不懂回答便人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已經十分不喜歡透過與人比較來令自己覺得幸福,常覺得每人對境況的感受皆是十分私人而又十分真實,不容透過比較來加以否定的。但想深一層,許多事情都不是必然發生的,許多福氣都不是必然擁有的。

舉我自己為例,我今天在這裡是必然的麼?是我應得的麼?我曾有兩次在車禍邊沿。中學時,有一次過一條幾乎每天都會經過的單程馬路,我如常的留意著路面才橫過,突然有車在響號,我一時不懂反應。定神一看,一輛貨車為免撞倒我,一邊響號,一邊急停,幸好最後能在我一米煞停。為何會這樣?因為我不知為何,望了相反方向!那是一輛「密斗貨車」,那裡又不太多人,車速通常較高,若撞著了我會如何?

另一次,應該仍是中學時期,橫過一條單程路,一如往常,看清路面,安全才橫過,突然被車撞倒,向前飛出了兩至三米。但被撞後我卻只是身體打斜單手支撐的「倒」在地上,就如足球員側身攔截(「剷波」)一般。回頭看,原來是一輛計程車,撞著我的是「泵把」。說實在,我並沒有滾在地,「泵把」亦只是撞著我的小腿,當時真的不覺有何損傷。為何會被撞?又是望了相反方向,但那次好像是有其它車以相反方向停泊,我又不熟那地區,才會望了錯的方向。

當然,這兩件並不是甚麼稀奇古怪的事,亦全可用常理解釋。但現在回想,亦令我想到,我今天仍在這裡,真的不是必然的。「幸福不是必然的」不單單是口號,更可引申至體會到神每天的保守和供應。苦難?絕對是存在的,而且有些人真的比別人多,不容我們冷血地說風涼話。但恩典呢?每天我們又有沒有數算過?謝飯時,有沒有真的為著有飯可吃而感恩?當然,「身在福中不知福」是普遍現狀,但普遍不等如是對的。

願我真的能如詩篇103篇一般,常存感恩的心去過每一天。

正視缺陷

一直以來,常覺得輕度弱聽和近視一樣,只是某方面差一點罷了,不值得特別提起或留意。近視戴眼鏡,輕度弱聽戴助聽器。近視不是殘疾,輕度弱聽亦不是罷。說實在,日常生活中別人其實不常發現我有弱聽,尤其近年戴了耳內式助聽器,更加難用肉眼發現。

但漸漸發覺,我這一想法固然正面樂觀,但現實生活上的而且確在一些方面和一般人不同,而這些方面是必須正視的。再者,早陣子把驗耳報告給一位驗耳師朋友看, 他說我其實有中度弱聽,而非我以為的輕度。平常戴助聽器在較安靜的環境,一般少數人的交談不會有太多問題,其中部份原因是我能十分集中,而且常用聲音以外的資訊,例如口形和上文下理等。但人較多的場合,或一些如酒樓般嘈吵的地方,我則會聽得十分吃力。此亦解釋了多人一同飲茶的時候我較為靜,因為有些時候我並不知道大家說甚麼,所以不能加入對話。

因為常倚靠聲音以外的資訊,所以聽人演講時,需要坐得較前,以便盡量能看到口形。我亦發覺許多時我都較偏愛面對面交談,或轉而用電郵或 ICQ 等文字途徑。所以如果情況許可,我有時寧願走五十多米到上司或其他同事的房間談公事,亦不會選擇打電話。看電影我亦習慣連粵語電影亦看字幕,因為電影院或電影本身的音效許多時都不大理想,即使是粵語電影,若不看字幕許多時都聽得十分吃力。此亦解釋了為何看外國動畫我會較喜歡看英文配音,主要原因不是對本地配音沒有信心,而是本地配音版本幾乎一定沒有字幕。以前香港電影大部份皆是後期配音,看口形亦沒有用。幸好近年幾乎所有香港電影皆是現場收音,我多了口形這一點資訊去「聽」對白。

以前在大學上十分有興趣的課時,如果講師不用擴音器,我許多時都會坐第一、二行。其實中學時我多被安排較前的位置,因為這才能令我如常人般聽書。坐第一、二行,只是表示我希望那課能「正常」地聽書,而不是要表現自己或甚麼的。

那麼教書呢?教了數個課程,發覺教書反而不會有太大問題。因為始終較多時間是我在說話。遇到有同學發問時,我亦可隨時走近該同學,聽不清楚亦可要求同學重覆,或嘗試覆述同學的說話,直至我明白為止。而且因為知道聽得不好,許多時反而特別用心去聽同學的意見或問題,而不會輕率待之。

寫到這裡,發覺原來聽覺上的不足,某程度上塑造了我行為上的一些習性。都頗有趣。

說實在,我想其中一個我不想提及或強調聽覺問題的原因,是覺得不配提。有不少人是嚴重弱聽或甚至是失聰的。他們面對的困難比我的大得多。我其實是十分幸福的了。但現在想,如實觀之便是,不必因別人的大困難,而不現實地漠視自己的小困難。說到底,誠實面對及適應困難,亦是生活的藝術,亦是成長必學的。

將來再分享多一點有趣的發現,及在家不戴助聽器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