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繪圖 - 練習五 - 滑鼠

去年在練習三製作了兩隻滑鼠,但發現有一大錯誤───電線居然在後面出!我真的當了它是老鼠!^_^

這是修正版。我亦改用了 Curve 及 BevelObject 來製作電線。之前我用 Curve Deform,其實是一個不分不利於拉線的傻方法。燈光方面,左邊的 Spotlight 用了 Grid 及 DupliVerts,變成了九支相同的射燈,令到投在右邊的陰影變得較模糊。這會比之前的陰影較真實。

我亦嘗試用不用 Spotlight 而用 Arealight 。陰影的邊緣會更模糊,較真實。用 Arealight 達致這效果,比用多支 Spotlight 直接及容易。我亦改用了 YafRay 的 Full Global Illumination 而不是之前的 Skydome。

[2007-06-12 更正:因為用了 YafRay,陰影的模糊邊緣其實是由 Full Global Illumination 做成,而不是由 Arealight。用了 Full GI,Arealight 只會被用作 Photon Emitter。]

上圖可見,陰影較真實。但可能是 YafRay 設定的問題,與第一幅圖比較,這圖有部份地方的陰影比較怪。

Blender link

少說話 / 多說話

我到底是一個少說話的人?還是一個多說話的人?

我剛和同事們食晚飯。就這些飯局而言,我是少說話的人。

過去兩個月,去了兩次中學同學的婚宴。和舊同學聚舊。我又發覺在這些場合,我則是一個較多說話的人。雖然都有沉默的時候,但我都經常主動和身邊人說話,問舊同學近況。

和妻子及她的朋友食飯,我是一個沉默的人。

但她又會說,只有我兩口子時,我則經常說話,甚至比她更多說話,完全不寡言。

我到底少說話,還是多說話?

我這方面的「性格」到底是怎樣?那個才是「真的我」?

全都是。

何解?

有一些性格理論,認為人的行為並不是只由性格決定,亦不是只由處境決定,而是由兩者一同做成。而所謂性格,亦不只是『不同處境皆一致的行為模式』,亦可是一個人在同一類處境表現出來的行為模式。

在較多友好的場合,若已經有很多健談的人,已經不斷有話題,我會樂於做聆聽的人,或間中參與現有話題。相反,若沒有甚麼人帶起話題,則我反而會嘗試帶起話題,減少沉靜的時候。

這便是我這方面的「性格」。並不能單純以「靜」或「健談」來蓋括。

作為尋求一定普遍性的學科,心理學當然要嘗試蓋括人的性格。但當討論的是個別的你我她時,會發現一個特定的人的「性格」其實可以很複雜的,不是幾個或甚至十幾個分數就能描述的。

我看別人,不論認識了多久,不論有過多少接觸,許多時亦只是看到一個人在有限處境中的一兩面。

人,原是十分立體的。

真是有趣。

在驕傲處跌倒

近來間中有一念頭,幻想自己會在驕傲處跌倒,會在自覺較有能力的地方遇上挫折。
醫生因手疾不能操刀;音樂家失聰,再聽不到美妙的音樂‧‧‧現實生活中時有發生。
而我?計錯數?統計分析出錯?推論出錯?理解出錯?錯誤理解一個理論?
雖然常指出別人的錯誤(較多是應人所求去尋找錯誤以更正),但我亦是人,我亦不可能免疫於錯誤,即使是可以諒解的錯誤。
「成敗論英雄」的大有人在。管你盡了多少努力,過去對了多少次,錯一次,一沉百踩。
為何想起這些?為何寫這些?驕傲當然和謙卑有關,但我想起的不是謙卑。
而是到底我的安全感放在那裡。
在能力?在成就?在結果?還是在神?
害怕在驕傲處跌倒,是因為我以這為依靠,而我害怕失去依靠。
求主時刻提醒我,到底甚麼才是我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