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晚受難節崇拜之後,本來有很多事情想分享,但最後決定暫且不談那些,而想談一談分享本身。

寫了三年多網誌,間中會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體會,亦會分享自己的想法及立下的一些小小志向。這樣做其實「風險」頗高。何解?若只是口裡說,耳裡聽,日子久了,身邊沒有多少人會記得。想做的沒有做到?說一套做一套?可能根本沒有人記得我曾經說過甚麼,甚至連自己亦可能不記得。當然,神一定會記得,但在地上的後果就會少一點。

但寫在網誌則完全不同。

在己,即使自己一時不記得當日說過甚麼,立下過甚麼小志,有一日回看舊文時會記得。一對照之下,做到多少,做到做不到,不容抵賴,裝沒有說過也不行。所有過失,心裡知道。逃不過良心,更不可能在禱告裡裝作不記得。

在外,我不記得,身邊人卻可能會記得。網上說甚麼,平日做甚麼,別人一一看在眼裡,放在心裡。主內弟兄姊妹可能會諒解人人有軟弱。但其它人看來,任何言行不一,都可以成了反見證。而且我是用真實姓名寫網誌的,就算是我不認識他但他認識我的人,一樣可以把我的言與行核對一番,審判一番。

再者,網誌文章一在線,便會落入 Google 等搜尋器的網羅,人人都可搜尋得到。在可見的一段長時間,即使我關站,亦一樣可以在「頁庫存檔」找到我的網誌文章。這些文章一上網,便已成了「人類網上史」的一部份───至少是「短期史料」。逃不掉,抹不去。

為甚麼還要寫?還要高言「小志」?

我在網上分享,本來就不想有退路。見證,本來就是要向別人做的。當然,跌倒一定會有,失敗一定會發生。但與其只表現信仰生活好的一面,不如如實地把起跌亦分享。我並不完美無瑕,亦稱不上是虔誠的基督徒,更說不上活出基督的樣式。我在網誌分享信仰,並不是希望宣傳經包裝過的福音。我想做的,就是分享罷了。信仰生活,本來就是一生不斷要做的功課。決志,只是開始,不是終結。今晚受難節講道的經文是馬可福音8章29至38節。在第8節下,耶穌對眾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現實是,捨已之後,有不少人不願背起十字架,或時背起時放低,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堅信的,絕不是自己言行一致的能力或意志。我堅信的,是始終與我同行的那一位。是那位在我做得不好的時候,願意赦免我,與我繼續向前行的那一位。

感謝主。^_^

袋裝助聽器


我2000年開始用耳內式助聽器,轉眼間已經差不多八年。之前十多年都是用掛耳式的。但我想,應該甚少友好知道我小學時曾經用過袋裝助聽器。其實我對那段日子只有模糊印像。這兩張圖是根據我十分模糊的記憶以及網上圖片製作的。當時的助聽器是教署分配的,我不記得用過多少部,但記得其中一部應是奶白色機身,用AA電的。不過因為技術問題,我在這兩張圖則用上了奶黃色。

我已經記不起用袋裝機那段時期的感受。即使用掛耳,平時別人都不一定會留意得到。用耳內則更容易留意不到。但用袋裝機,還要是小小小學生掛在小小校服恤衫袋,應該是十分顯眼的。但不知是沒有甚麼,還是壓抑了,我真的想不起當時的感受如何。連用了袋裝機多久亦不記得,不過我猜到了小學高年級時,應該已經轉用了掛耳罷。

這幾天突然想起袋裝機,是因為好奇。好奇當時幾歲大的我其實如何看自己。即使是掛耳式,如果頭髮稍長,便不容易察覺。但袋裝機不單容易看見,亦會吸引注意力。我現在用耳內式都只是因為它不易被汗水弄壞,而不是因為想隱藏。但現在若要我用袋裝機,我都會有點抗拒。當時小小年紀的我,真的沒有甚麼?

要找個機會訪問一下爸媽,據他們觀察,當時的我是怎樣的。

(可惜那時的助聽器是政府財產,否則可留起來做記念,做成長的見證。:p)
注:以上兩圖是用開放源碼程式 Blender 製作的。Blender link